31st January, 2019
Edit

與LONGINES的巴黎時光 準備向新一年出發

小時候,總是等著過農歷新年,像等上一輩子才等到一年的過去。那人大了,時光就像在奔跑似的,一枝箭地衝到下一年了。對,農曆新年下星期就來了。農曆新年的時候,我總愛留在香港過節,一家人慶祝是我最嚮往的活動。因此,湊較早的時分我就與LONGINES一起往巴黎,嘗試捌開香港快速的節奏,在巴黎放慢腳步,與LONGINES一起享受那時間人物地點。

每個人都擁有著同樣的」鐘錶時間」,但每個人卻經歷著不同的時間感觀,有些人的一秒過得很慢,有些人的一小時卻過得很快。因為時間是眼睛看不到的東西,我們就要靠著鐘錶把時間實體一點地,呈現到我們的眼前,以免因為無從察覺,而默默流失。我在巴黎戴著LONGINES的Conquest V.H.P腕錶到處遊走,在遊山玩水,享受人生的時候,不忘看看手錶,默默地希望時間流得比較慢,讓我可以再享受一下。

LONGINES全新的Conquest V.H.P.腕表以飛翼沙漏為標記,內藏由ETA專為LONGINES研製的獨家機芯, 為指針式腕表提供極高的精準度 (每年誤差僅 ± 5秒)。這隻手錶是男女也可配戴的;就如時間一樣根本不分男女。精鋼表殼直徑41毫米,銀色表面備時、分、秒顯示,襯以精鋼摺疊式安全表扣鏈帶,時間清晰可見。

剛才講到時間是看不見的,也不輕易察覺,而想到的時候,才深感可怕。當你不再重視時間,每天毫無目的地生活,什麼也毫不在意時,時間就如有生命的死亡。我們在都市生活,難免會遇到毫無目的時間,努力上學,埋頭工作,一天一天的過去,生活漸漸成為習慣,失去原來應有的感覺。所以我一直認為再繁忙,也該有那一點點的私人空間。那怕是五分鐘,靜靜的跟自己談天,聆聽自己的心聲。很多人會說,我那有五分鐘?說實話,你有!但你就把那時間在滑手機,令到自己的心不能平靜。試試在睡前,洗澡時,上廁所的時候,看看手錶,給自己五分鐘的時間,靜一下,跟自己談談天。

香港人看時間,很多時都是滑手機。巴黎人卻不同,大多都是戴著手錶的。為什麼?其實只怪巴黎治安太差,在地鐵或街上拿出手機,不小心就要被別人偷去。戴手錶,貼身一點,安全一點。同時,當你少一點拿手機出來,時間反而會過得充實一點。我在巴黎戴著Conquest V.H.P實在得到很多讚美,比起看你拿什麼手袋,穿什麼高跟鞋,他們更著重手上的那隻腕錶。LONGINES的設計具有獨有的優雅氣派。1954年,LONGINES研發了首枚石英鐘,該石英鐘結合傳奇的Chronocinégines影像計時器,這儀器成為品牌擔任計時工作的歷史先鋒,為裁判提供了由1/100秒的一系列照片組成的菲林影像,可追隨運動員的動作並拍攝他們衝越終點線的一刻。1969年,LONGINES對技術掌握引領了可裝嵌於腕表的超級石英的誕生。1984年,Conquest V.H.P.腕表選用石英機芯,取得了重大突破並成為當時精準記錄的指標。時間,在我的手中是那樣的精確與清晰。

在巴黎早上醒來,我會去麵包店買最新鮮出爐的Baguette,然後同另一半一起到Cafe,我飲一杯茶,他飲一杯咖啡。到了中午,買一份報紙看一本書,在有陽光的地方走走。晚上,就回家換過妝,跟朋友去一下小酒館。這樣的生活,大概不會天天有,但那怕只有一天,就可以儲著那份幸福,留到未來使用。人生大概不會每一天都美好,但有美好過就是活著的理由。

新一年,大概有最美好的一刻,也會有最壞的一刻。但生活與時間一樣,不只是點或線。它有厚度,寬度,什至密度。活著,如像平線一樣,那跟死亡也不遠了。新一年,我希望同大家過著一個有厚度,寬度,密度的一年!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