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st December, 2014
Edit

牛太與小魚:地鐵故障

  牛太氣急敗壞走進餐廳。

  牛太勉強理順了呼吸節奏,對接待處的侍應道:「我是牛先生,預約了八點半,兩位。」

  侍應並沒翻查預約本,卻直接道:「哦,牛先生,余小姐已經到了,這邊請。」

  牛太怔悚,暗叫不妙,小魚早到了!

  「余小姐叮囑我要告訴你,她在八點三的時候就到了。」

  雖然侍應態度親切貼心有禮,但還是讓牛太感到一陣近乎幸災樂禍的涼意。

  

  窗邊的二人桌,小魚正坐著翻閱菜單。

  牛太一坐下便道:「地鐵故障。」

  「這樣啊……現在幾點了?」

  「八點九。」牛太作狀看了一看手錶。

  「我就坐在這裡乾等了半個鐘頭啊。」

  「對不起。」

  「又是你說,最討厭我老是遲到。」

  牛太心想,前幾天聖誕節的事,她還記著啊!

  「你知道,我最聽你話。」

  牛太還記得,那天小魚萌著說,遲到是女人的特權嘛。

  這是發飊的前奏嗎?

  小魚忽然嘆了口氣道:「但既然是地鐵故障,也沒辦法了。這些年,地鐵老是故障,真的很煩人。」

  咦?

  「我還是喜歡坐巴士,可以一路聽歌一路看風景,又不用爬上爬落。」

  超展開?怎麼話題拉開了?

  牛太本以為會被小魚狗血淋頭,不料得到女皇特赦,一時心直口快道:「但地鐵快捷方便啊。」

  「啊?那你怎麼會遲到了?」

  該死!怎麼把遲到的話題扯回來?

  「肚餓了,還是先點菜吧。白坐在這兒,老闆要轟我們出去了。」

  「你都知道白坐著不好意思啊。」

  「小魚大人,放過我吧。」

  牛太咀裡向小魚求饒,心裡卻詛咒著那班故障地鐵。

  「嗯,那你說,巴士好還是地鐵好?」

  「小魚最好!」

 

  晚飯過後,牛太送小魚回家。

  他們約好了明天除夕到海傍倒數,迎接新年。

  別過小魚,牛太便收到同事兼老友林森的電話,著他到蘭桂芳。

  牛太因近日作息太累,本想推掉,但奈何林森自稱剛剛失戀,唯有赴約。

  卒之,凌晨四點才能回家,上床時已是五點。

  還好,明天要出外見客,有藉口遲些才回公司。

 

  九點,牛太起床梳洗上班。

  九點半,牛太坐上了地鐵。

  一如以往的地鐵,該坐的坐,該站的站。

  可是牛太就是覺得渾身不自在,人還是有點迷糊。

  是睡眠不足的原故嗎?

  沒事可幹的的牛太只好抬頭瞧了一瞧車廂內的電子廣告牌。

  一連串的新聞簡報和廣告後,牛太被嚇得目瞪口呆。

  

  1月1 星期四

  9:30 am

 

  搞甚麼今天已經元旦了!

  這次還真的不完蛋了!

  牛太摸了摸口袋,才發覺自己忘了戴手錶,更忘了帶手機。

  坐在牛太身旁的年輕人好像也察覺到電子廣告牌的報時,笑著道:「哈!新年快樂!」

  不是吧?難道我昏迷了一整天?

  牛太還真是給嚇到了,認真問年輕人:「今天是幾號?」

  「電子牌不是寫了嗎?」年輕人指著電子廣告牌道。

  說來也很難想像,地鐵不會把這種大日子都搞錯了吧?

  實在太瘋狂了!

  現在搞甚麼也無補於事了。

  公司的事,大概林森會替他打圓場吧。

  至於,小魚呢?

  如果今天是元旦,即是放假,也難怪今天的地鐵好像不如平日一樣。

  牛太決定折返回家再算。

  

  在家門前,牛太聽到手機聲音,急忙開門衝進房間接聽。

  那是林森。

  「牛大哥,你到哪裡去了?怎麼都不接電話啊?」林森語氣很焦急。

  「怎麼了?還好說,你害我昏迷了一整天啊!你叫我怎樣向小魚交代?」

  「啊?對不起啊!但要向小魚交代前,你不如先想想怎樣向肥羊交代吧?」

  肥羊是牛太和林森的外籍上司。

  牛太有些自暴自棄道:「交代甚麼?不過失蹤一日,有甚麼好交代?你沒說我病了嗎?」

  「你說甚麼失蹤一日啊?你今天約見的客人,剛來了公司投訴啊!他就在肥羊的辦公室裡!」

  牛太大驚:「今天不是元旦嗎?」

  「元旦?今天是除夕啊,傻的嗎?」

  牛太這才慌忙確認手機顯示的日期。

  X的!今天還是12月31日!

  即是沒有爽約啊!小魚那邊沒問題!

  但,即是今天要上班啊!

  「先不說了,我現在趕回來!」牛太一邊奔跑下樓一邊對林森道。

  「你要我怎麼向肥羊解釋啊?」

  「你就說,地鐵故障,地鐵故障啊!」

  「地鐵故障?新聞沒有報導啊?也沒有這個交通消息啊。」

  「真的,就說地鐵故障!十五分鐘趕到!」

  牛終於走出了大廈。

  牛太本來一心衝落地鐵站,但最後還是把心一橫上了的士。

  這是哪門子的地鐵故障啊?

  等陣子真的來個地鐵故障就慘了。

如有雷同,實屬不幸。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