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th December, 2014
Edit

牛太與小魚:習性

  「親愛的,原來是你。明天,下午一點半,OK?」

  「親愛的,當然是我啦,難道你心中還有誰?」牛太自以為很幽默道。

  「我在說電影啊!」小魚躺在自家的床上,沒好氣理會手機免提通話另一端的牛太,卻眼不離手,依然看著手機上的戲院App,搜尋著有關《親愛的,原來是你》的上映時間。

  小魚忽然想起三小時前的那頓平安夜晚餐,接著道:「平安夜竟然帶我吃上海菜,還好說!」

  牛太還要回公司加班,晚餐後便直接送了小魚回家。

  「北京填鴨是北京菜,好不好?」

  「有分別嗎?如果是火雞也算了,哪有人在平安夜帶女友去吃北京填鴨的?」

  「西餐廳都愛在這種日子『殺人一頸血』,不化算啊!火雞肉很老,不好吃。」

  「為了一頓飯丟了女友就很化算啊?」

  「前兩天,你不是說過不要破費嗎?」

  「前兩天可不是平安夜,好不好?」

  「平安夜很難訂檯啊,我又要加班,明天補數吧。」牛太故作委屈道。

  「明天,下午一點半,《親愛的,原來是你》。」

  「OKOK──」

  「就這麼決定!」小魚未等牛太把話說完,便逕自完成最後的網上付款手續,又道:「不過明天是聖誕節,很多人都會逛街去吧?要不要早一些吃午飯?」

  牛太卻胸有成竹道:「不會的。平安夜,失身夜。大伙兒夜晚都會鬼混,早上起床又再來一發──」

  牛太說到這裡聽到小魚既嬌又怒的「哼」聲,急忙轉風口:「再來發記早晨全餐,發記的沙嗲牛肉麵還真是不得了的說,哪裡還有心思吃午飯……總言之,聖誕節下午以前都是死城啦,你放心好了!」

  「你好像很有經驗啊。」小魚語氣略帶鄙夷道。

  「哈哈哈……跟聖誕節總是下雨天同一道理啦。明天,十二點正,在荃灣地鐵月台見?」

  「安全起見,十一點半吧?」

  牛太對於小魚的約會習性很有心得,試探道:「你確定不要多睡半小時?」

  「說得也是,等陣子還得跟誰去鬼混呢,明天又要去吃發記早晨全餐哦。」

  牛太沒有親眼到小魚瞪著一雙金魚眼,鼓起一張金魚咀的樣子,但他直覺小魚正是以這樣子跟他說話,有種又可愛又甜蜜的感覺浮起,不自覺在手機另一端泛起了笑容。

  牛太剛才還在擔心小魚又要生他的氣了。

  「好啦好啦,找天跟你來一發──不不不,我是指發記早晨全餐。」

  「哼!下次平安夜再帶我去吃填鴨,我就真的給你叫鴨去!」小魚嬲怒中盡帶甜意,「要睡了,明天見吧!如果遲到害我看不到片頭的話,不會放過你!」

  「好好好!」牛太聽得滿心歡喜。

  牛太心想,小魚會跟他打情罵俏說有味笑話,大概是下了氣。

 

  聖誕節正日,鬧鐘竟然罷工。

  牛太立即發了幾通Whatsapp報備請罪。

  十一時三十分,牛太才抵達地鐵站入口。

  牛太腳步有些急,不時察看手錶。

  三十五分,遲了五分鐘。

  在月台上,牛太看不到小魚的身影。

  糟糕,不會一怒之下,走了吧?

  昨晚,小魚是千叮萬囑不能遲到呢。

  牛太只見小魚今早在Facebook留過言,更新過近況,whatsapp卻依然未見「雙藍剔」,暗叫不妙。

  牛太唯有嘗試直撥手機,但是空響沒人接聽。

  這是生氣了的節奏?

  五十九分,手機終於響起。

  顯示是小魚來電,牛太急忙接聽。

  「你在哪?」

  「還有十五分鐘。」小魚的聲音有些平淡,背景又有些嘈雜的風聲。

  「甚麼?我即刻趕過來,你在哪?」

  「聽不到你說甚麼。我說,還有十五分鐘啊。」

  「遲到了,對不起。你到底在哪啊?」

  「很吵耳。我還在家!還有十五分鐘才能出門啊!頭髮還未乾啊!你再等等我!」

  原來那是風筒的吹風聲。

  剛好,十二時正。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