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rd December, 2014
Edit

牛太與小魚:如果食飯能選擇

  「晚餐吃甚麼好?」

  星期天,牛太如常軟癱在沙發。

  「我沒所謂,你決定吧。」

  小魚很有默契的回應,明白大家都不想煮飯。

  「那我決定了以後,你不能反悔哦。」牛太打趣道。

  牛太長期外出工作,很難才有機會吃到道地粉麵,二來可以省省錢,於是道:「那去吃維記豬膶麵吧。」

  三來維記就在牛太家樓下,既方便又快捷。

  「不好吧,我不要在假日吃粉麵了。」

  小魚上班經常叫粥粉麵外賣,也難怪會有異議。

  牛太試圖爭扎道:「維記還有咖央多士,不錯的說!」

  「求求你放過我吧!我平常也吃得夠多了。」小魚撒嬌道。

  牛太有些失望但沒說出口,重新問小魚:「那你想吃甚麼呢?」

  「你拿主意吧。」

  牛太心想,我剛才不是拿了主意嗎?

  為免重蹈覆轍,牛太思前想後道:「中西法意日,你隨便選一個吧。」

  「西?啊?法意菜不是西餐嗎?」

  中西法意日,說來順口,牛太也沒想過那個「西」是指甚麼。

  西德?統一了喇。

  西雅圖?沒有名菜。

  西藏?更沒可能吧。

  「啊,西班牙菜。西班牙海鮮炒飯,怎樣?」

  「不是不好,但是我近日皮膚敏感,不能吃海鮮。吃西班牙菜,不能不吃海鮮炒飯吧?」

  「這樣啊……中國菜怎樣?小籠包?餃子?小炒?」

  「這些不是平常都在吃嗎?」

  「意大利菜呢?」

  「Pizza和意粉,也是我的外賣名單前三甲呀。」

  牛太開始有些自暴自棄,想速戰速決,把心一橫道:「法國菜,這個我們少吃!」

  倒是小魚知慳識儉道:「又不是大日子,不要奢侈,法國菜太昂貴,份量又少,你會吃不飽的。」

  牛太聽著小魚的關懷,暖意油然而生,耐性又回來了:「這樣即是吃日本菜?」

  「嗯……日本菜也不賴。」

  「壽司?」

  「壽司冷冰冰,我想吃點熱的。」

  「拉麵?」

  「又是麵啊?」小魚一副委屈的樣子。

  「和民和亭白木屋丼丼屋?菜單多選擇!」

  「……」

  牛太恐怕又再跌入選擇迴圈,急道:「鐵板燒串燒怎樣?」

  小魚臉上略見喜色,卻一迅即逝,隱隱道:「油膩。」

  牛太這才想起自從上個月起,小魚便再沒靠近過睡房角落的電子磅了。

  牛太差點兒要崩潰了。

  這是甚麼狀況啊?

  不是說沒所謂嗎?

  牛太當然不形於色。

  冷靜。

  「胃口好像不怎麼樣。想吃點酸酸辣辣的。」小魚想起甚麼似的道。

  牛太好像也想起了些甚麼,接著道:「不如去吃泰國菜。」

  「好啊,說起來,我喜歡吃喇沙。」

  喇沙?

  喇沙不是粉麵嗎?

  小魚好像只吃海鮮喇沙吧?

  牛太笑了,小魚也笑了。

  過兩天便是平安夜。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