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th September, 2013
Edit

翻越高山

萬年前的海底翻轉成為高山 ,但千年過去了 ,山河依舊。人類由過去走到現在, 再由現在走到未來, 同一條古道 ,穿梭著同一個旅行, 但夢想的行囊已經卸下 。

過去玄奘上天下海的西域長征 ,是用腳走到終點 。現在的旅人, 走著同樣的道路 ,卻進不了同一個夢想。

河西走廊的路是新的 ,平坦無奇, 荒蕪依舊,遼闊枯燥的黃土一片, 令人乏味 ,闊遼而缺乏內容, 只覺過去絲綢之路的風光被風沙吹散了姿彩。思索著過去的歷史點滴 ,試圖理解那個遙遠的年代 。很難想像 ,中華五族的融合源於一次又一次的攻克佔據 ,殺戮消滅, 勝者為王是兵家刀劍下的遊戲規則,為了後代子孫, 西夏被蒙古人滅得徹底 ,才能保住生存的權利, 所以太過強大 ,會是最大的憂患 。

大漢到明清 ,這片廣大的領土 ,一直被漢族所統治, 不同的文字文化 ,卻都歸屬同一個國家,統治在大一統的領導體系,千年前的人心與現在的相同嗎?很想知道他們內心真正的感受。

從不同的民族中, 學習能產生彼此的尊重 ,但不同的面孔,卻考倒了多少人性中的分別心, 我們同屬同一個國家, 但非我族類者就是少了許多親切感,好感與好奇心是最主要的元素,但距離感卻強勢佔領。只能讚嘆天下還真的「打」的太大了 ,一比二十的兵力 ,李廣是怎樣做到長戰長勝的攻城掃掠。過程一定很粗暴吧!一個國家要去征服一個異族,殺光 ,搶光 ,爭強好勝 ,為的只是生存嗎?還是這裡可以看到政治的殘酷,國與國之間到了要安撫榮譽心的時候, 不可能會有真正的和平。

前人打下的江山, 走在這次的每一寸土地上, 感受到斑斑血跡。

今天我們同屬一個國家 ,漢朝一統天下, 中國有了第一個名子, 用「漢」做為代表 。但時間對空間的改變 ,在西域成了隱性, 表面的平靜 ,但內心的語言卻看不清楚 。思想可以超越時空 ,但空間阻隔了彼此的差異交流。

新疆還不夠大嗎 ?還有拿回蒙古的野心嗎?太強會是國家安全的最大隱憂 ,大到有侵略性的威脅 ,會將自己處在最不安全的位置。

西夏如果不是如此強大 ,就不會被摧折到連在隻字片語中都不被蒙族允許。來到張掖大佛寺,瞻仰躺了近千年的臥佛跟前, 感慨良多。過去的與留下的 ,只讓人更覺~~從無常看到了渺小後,對適可而止有了新的領悟。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