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th April, 2017
Edit

傷在兒身,痛在母心

我是一個醫生,也是一個3歲小孩 Darren 的媽媽。對於小兒濕疹,我可是「心同感受」,因為我的寶寶也遭受過濕疹的折磨。他剛出生後不久曾經患過濕疹(Seborrheic Dermatitis脂溢性皮炎),當時主要發生在面部位置,紅紅腫腫的,有時還有黃色的分泌物,樣子頗為駭人,不過數月後就痊愈了,直至最近病情又突然復發!

事源是這樣的:Darren上年九月注射了3針疫苗,包括流感疫苗、水痘疫苗、甲型肝炎疫苗,還有「篤手指」驗血紅素。不得不稱讚這孩子的勇敢,同一天經過連續四次針刺,他完全沒有掉一滴眼淚!數天後,Darren的手腳突然出現了些紅疹,有點像蚊叮,起初以為是接種疫苗後的正常反應,所以沒有多加理會。但紅點迅速蔓延,不久四肢全身都佈滿了紅疹,然後慢慢演變成一個個小水泡,痕癢難耐,徹夜難眠,孩子不停地用手抓,以致皮破血流,望者心痛非常,渾身上也下不舒服,亦替他感到難受!


Caption: 紅點迅速蔓延,不久四肢全身全都佈滿了紅疹,然後慢慢演變成一個個小水泡,痕癢難耐。

Darren所患的這種皮炎跟大家熟悉的濕疹沒什麼分別,處理方法也應該一樣,但當身份既是醫生又是他的媽媽時,就多了一份情感的牽連,影響了治療的判斷和處理方法。初時我也盡量保持冷靜清晰的頭腦,先從保濕著手,運用不同的優質保濕霜減低肌膚的乾燥情況,以及沖涼時使用濕疹專用清潔液,但最後也要出動類固醇藥膏,舒緩他的痕癢。類固醇藥膏由最輕強度至中等強度,及最後到較高強度也用過,有時候也需要服用抗組織胺藥物 (Anti-histamine Drugs),他的痕癢才能得以舒緩,睡多一點。及後類固醇的副作用也漸漸浮現在他的身上,Darren的皮膚開始變薄,出現微血絲,並長出毛髮來,所以我不得不去尋找治療寶寶濕疹的其他偏方,也聽了家裡老人家的意見,嘗試中醫的方法,例如使用蒲公英、金銀花、雞屎藤去泡澡止癢。這些草藥在香港市區比較難找得到,需要到處詢問及託人到新界偏遠地區去買的呢,最後竟然給我在鵝頸橋街市及大埔墟街市找到,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

實話實說古方歷史悠久,能夠流傳至今自有古方的優點,草藥泡澡確實能讓Darren暫時止癢,泡完之後再沒有狂抓濕疹的位置,可是效果卻維持不久,短暫止痕後他又再抓四肢。皮膚上的不適繼而影響他的情緒,心情變得煩躁,上學時開始無法專心聽講,甚至出現與同學碰撞拉扯的情況,老師亦因此發出電郵投訴他的行為,作為家長的我解釋過後也深感百般無奈!

事情發展到這地步,我必須找出解決問題的「根治方法」,經過一輪調查,最後決定抽血檢驗IgE及IgG,即是免疫球蛋白,看看Darren是否對一些食物或吸入物質有敏感反應。驗血報告出來了,發現他竟然對牛奶、雞蛋、麵粉類全部過敏!一家人都感晴天霹靂,因為這些全是他的最愛,不過在無其他辦法之下也要嘗試全部戒掉,可想而知戒口的過程絕對充滿挑戰!幸好三歲的Darren比想像中更懂事而且忍得住,就算面對他最喜歡吃的薄餅,也能夠忍口不吃,可能皮膚真的癢得要命,所以他完全能夠配合戒口,默默地難過扁嘴一回後,也會不甘地放下。

自從戒口數星期後,Darren的皮疹康復了不少,不再痕癢,晚上睡眠質素也好了,情緒不再暴躁,學習能力亦回覆發病前之勇,相信他的皮膚問題與這些食物或多或少有一定的關係。其實,早在2009年英國醫學雜誌曾刊出一篇關於牛奶容易導致敏感的文章,可能出現腸胃不適,如嘔吐、腸痛、肚瀉,以及皮膚敏感、氣喘和鼻敏感等等病徵。這些並非危及生命的徵狀,也不是吃了某種食物後,立即產生的食物過敏(Food Allergy),可能是經過累積,然後慢慢出現的延遲性食物敏感(Food Hypersensitivity),所以有時候難以被診斷得到。幸好,香港社會中西融合,食物選擇較多樣化,就算不吃牛奶、雞蛋、麵粉,也其他的代替品,可以補充當中失去的營養,不必擔心因為戒口令小朋友營養不良,只是在生活上要多花點心思及進食前小心為妙!


Caption: 自從戒口數星期後,Darren的皮疹康復了不少,不再痕癢。

Darren的皮膚情況雖然已經大有改善,但我還是不太放心,最後找了一個對醫治過敏性皮炎很有經驗的兒科醫生咨詢。他替Darren做了皮膚細菌檢測,種菌結果呈陰性,對於這類皮疹,醫生也是著重保濕功夫,此外他亦很重視洗澡的步驟,包括水溫和時間的控制。最令我嘆為觀止的是,他建議每星期加添兩次使用漂白水洗澡的程序,主要目的應該是殺掉可能引起濕疹的皮膚細菌。每位醫生對同一種疾病可能有不同的見解和治療方案,他們根據個人的行醫經驗和科學的理據,施展渾身解數,盡心盡力地醫治病人。我當然也跟從他的方法,替Darren護理皮膚。不過,他皮膚好後,戒口鬆懈也起來了,因為貪食,又再導致輕微的濕疹發作,故此我不得不相信兩者之關係!


Caption: 最令我嘆為觀止的是,他建議每星期加添兩次使用漂白水洗澡的程序。

在這敏感過程中,Darren經歷了痕癢、疼痛、煩躁,再是戒口時「愛吃不能吃」的難捨難離,但他懂得自制,用自己的力量戰勝濕疹,可說是不幸之中的大幸!我作為媽媽即便「傷在兒身,痛在母心」,但也同時感到無比欣慰!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