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th January, 2016
Edit

醫生總是無情的嗎?

有一天,一輛小巴發生嚴重交通意外,四十多歲的小巴司機腦部嚴重積血,被送到醫院來搶救,經腦外科醫生診斷後,即使開刀搶救,成功救回的機會也微乎其微。那邊廂,病人的太太得知正值壯年的丈夫已經救不了,突如其來的噩耗令她難以接受,哭斷腸地向醫生苦苦哀求,堅持即使只有一線生機,也不想放棄丈夫的生命,要求醫生開刀救治。

 

當時腦外科醫生向家屬解釋情況:病人的腦部發脹,積血嚴重,一旦打開了頭蓋,脹大的腦部將難以歸位。醫生的解釋,是以科學理據和經驗判斷的角度出發,但家屬以一般人的認知加上濃厚的情感,自然未必可以理解為何醫生不盡力一試,不斷哀求醫生作出最後嘗試。

 

當醫生解釋情況及權衡利害之後,家屬仍然堅持開刀,醫生便尊重家屬的意願。於是病人在家屬的祈盼下,進入了手術室,而當時作為實習醫生的我亦在手術室內,協助腦外科醫生進行手術。那一次手術讓我印象深刻,記得我站在病人頭部的前方,經過一番工夫,總算將頭蓋打開,但頭顱蓋子一開,內裏因腦部腫脹及出血造成的壓力,迫使血水排山倒海地沖出來,有部分更流進了我的手術鞋裏!那一刻突如其來的恐怖感真是很不好受,但在手術的重要關頭,實在不容分心。但最終,病人還是在手術枱上被宣布死亡!

 

病人救不了,醫護人員也感到婉惜和心痛。但醫生做手術前早已心裏有數,知道手術能否成功,如果還有一線成功的希望,醫生都會盡力去做,不輕言放棄;一旦表示不宜開刀,其實手術對病情不會有幫助了,再做也無補於事,徒然增加病人的痛苦,何不讓病人舒服一點離去呢?不過,很多人會覺得醫生像是有點冷漠無情!

 

醫生的理性判斷和家屬的情感意願中間很容易出現鴻溝,這情況尤其容易出現於年輕病人或突發性個案裏。例如年輕人突遇意外,或病人患上急性病,或病情在末期才被發現,這些消息過於突然,家屬沒有心理準備下,一時間難以接受親人可能離世的事實,因此會極力要求醫生搶救到最後一刻。在這鴻溝上,需要有很好的溝通和理解作為橋樑,以取得家屬的共識。

 

若是年邁或久病的病人,再沒有甚麼治療方案可以令病情好轉,醫生會預計情況,預先徵詢家屬會否簽署DNR(Do Not Resuscitate),即家屬清楚病況後,簽紙聲明讓親人安詳地離開,病人在臨終時醫院一方毋須急救。當病人將快離世時,護士便會聯絡家屬來見最後一面,並讓病人安詳地離開,不再騷擾。

 

當溝通不足時,這鴻溝的破壞力可以很驚人!記得很久以前有位醫生朋友,他的爸爸因為肺癌末期被送進了醫院,當時這位病人又喘又促,很辛苦。他的兒子以醫生的角度出發,認為可以做的都已經做了,再沒有甚麼方法可以救治,為了不想爸爸太辛苦,決定臨終時不施以急救,讓爸爸安詳地離去。可是,其他兄弟姐妹都不理解,為何爸爸如此辛苦,做醫生的兒子不額外做多一點事情,替爸爸減輕痛苦呢?他們更不明白的是,為何兒子忍心放棄急救?親戚們都認為,這位醫生兒子太冷酷無情了。當爸爸離世之後,醫生兒子和家人的關係也走向了盡頭,就連本來和他很親密的叔父也關係破裂了!這位叔父認為他與病人兄弟相處數十載,感情比醫生兒子和爸爸更要深遠,因此怪責醫生兒子在放棄急救這重大決定上,並沒有跟大家商量清楚,而是獨行獨斷,冷血無情。

 

慶幸我的家人跟我同樣理性,也很明白我的工作及決定。但類似的誤解,亦不時發生在其他人身上。其實問題的癥結不在於各人的立場不同,而是處理手法及溝通技巧。在這種關鍵時刻,作為醫生,必須照顧大家的情感,跟親人有充分的溝通和討論,讓家人了解病人的實際情況,甚至拋開醫生的立場,單純從親屬的角度去想,便不致於令自己和家人存在無謂的誤會。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