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rd November, 2016
Edit

《專欄作家的告解》

 

可能最近為自己做多了一些個人宣傳吧,facebook上收到的感情求助個案多了很多。

解答感情問題,從來都是一件難事,因為感情事每每都千絲萬縷,無論求助者將問題寫得多清楚,我始終也不是她肚裡的那條蟲,所以錯估情況的機會,是難以完全避免的。

至於專欄,更難。

愛情專欄,就是就著一定的愛情題目或處境,寫出自己的立場與看法。然而,我又怎可能用一千幾百字,就可以將比起相對論更複雜的愛情瓜葛,解構得毫無破綻,密不透風?而更難的,就是每位讀者,都會用自己的方法對號入座,於是偏差更大。

我明明說女生最好扮大方,若果男人只是和男性友人去喝酒之類的,就不要計較。怎料一大班女讀者回應說,為甚麼他根本立心偷食我都不去阻止?難道他與其他女人偷情我都要忍?一次不忠百次不容,點解女人就要做受害者云云…

我說的是A,她們就想到去B,之後又覺得我偏幫男人。

到我說世界上有些曾經不道德的戀愛,最後也會修成正果,一切都是緣份之類,又會換來海量的責罵,說那些被小三迫到自殺的女人怎辦?為甚麼要幫狐狸精講說話?你寫這些怕不怕落地獄云云…

我說C,她們就想到去Z,覺得我在推動婚外情。

愛情話題之所以能夠寫足幾千年都寫不完,因為它是世界上最多變化,最難捉摸,但同時又是大家最渴求的東西。每個人在當中迷失過後,都會領略出自己的一套愛情哲學,可能是聰明的,也可能是笨拙的,但重點是──這套哲學,是他們所深深相信的。

於是,所有人都只渴望聽到自己喜歡聽的話,引申下去,若要討好大家,就最好當一個可以陪大家一起發夢的作家。

明明前面是懸涯,就說懸涯下是厚厚的棉花糖,不但跌不死你,還讓你有甜美的結局;明明是雙方都有問題,就說錯的全是那個他,是他不懂愛你,你繼續堅持自己,將來就會有一個真命天子出現;明明不能挽回,就說只要痴痴地等,他就會被你感動,回心轉意。

最後,寫的那個賺了一個Like,但看的那個,就跌了落懸涯粉身碎骨,或繼續用錯誤的相處方法趕走了下一個真命天子,或等浪子回頭等到變望夫石。

真話難寫,但良心更難過。

然而經歷過最近的一堆感情個案與專欄回應,至此,我終於發現哪一句才是最難向讀者說出的真話。它的難,在於聽的難受,而說的一個,也難受,因為說出來,就等如承認了專欄作家的無能。

那一句就是:你是注定要失救的。

因為從留言的字裡行間就發現到,她根本正走向一條死路,而從她的個性看來,我再說一百句真話,她也不打算聽。

她找我,就只想我去認同她的「哲學」,讓她自信地走向死胡同。

對著這種人,其實誰也無能為力。

近年很多專家都說,身體上患絕症,其實是遺傳的,也是天生的;而感情上患上絕症,其實是個性使然,引申下去,其實也同樣是天生的。
人,怎能和天去鬥?

愛莫能助,大概就是這個意思吧。

女人問:我有感情問題,可以問問你意見嗎?
男人答:可以,但請先告訴我,你可以受得多痛?

陳詠燊@ Sunnyhahaha

若喜歡這篇文章,請Share,謝謝。

fan page:http://www.facebook.com/SunnyhahahaChan

(圖片來源:電影《Stuck On Love》圖片文字:陳詠燊 )


陳詠燊最新專欄結集《為什麼男人最怕的 總是女人最愛》,現已登陸各大書局!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