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th September, 2016
Edit

《那一群在家裡糾纏著的害蟲》

有一晚,家人在房間走出來說:「我拍死了一隻蟲,它身上都是血,很恐怖的!」我進房一看,真的有一撻撻的血漬,床下也有一隻隻我從未見過的昆蟲。

我上網一查,嗯,木蚤就是這個樣子。

初時我們上網查過很多的方法,去藥房買些甚麼甚麼,又可以搽些甚麼甚麼在哪個地方之類。我們都希望可以以最少的影響,去換來問題的解決,但最後我還是決定果斷一點,第二天一大早就打去找滅蟲公司。

再過多天,滅蟲公司到來,先確認了源頭大概是外傭的抽屜(……),之後就開始噴藥。完成後,他們說藥水3個小時後就散,開窗吹吹就行,不過地下有些藥水,一星期內不能抹掉。

吓?我的孩子才3歲,怎能與藥水共存?於是,我們忽然過了差不多兩個星期的遊牧生活。而同時間,遇上孩子的開學周,自己的開學周(對,我是一位老師來的),加上一份正在趕死線的電影劇本,雖然我們能到親人家裡借宿, 但始終失去了最就手的生活基地,心緒不寧的之餘,還要為衣服、日用品之類的生活瑣碎,與及家居清潔的安排而奔波,浪費了很多的金錢,很多的時間,很多的心力。

終於,一家人在思覺失調邊緣徘徊了兩周。最後怎樣?捱過後,一切都解決,生活又重回正軌。

找滅蟲公司來根治問題,讓我換來一段時間的痛苦,但若然改為用上坊間模稜兩可的方法會如何?可能會換來一段時間的時好時壞與拉拉扯扯,不過最後最痛苦的過程仍然會來。

在我生活裡的害蟲,我用這個方法滅了。你的呢?

 

陳詠燊@ Sunnyhahaha (AM730)

若喜歡這篇文章,請Share,謝謝。

原文連結:http://www.am730.com.hk/column-330522

fan page:http://www.facebook.com/SunnyhahahaChan

(圖片來源:電影《A Bug’s Life》 圖片文字: 陳詠燊 )

陳詠燊最新專欄結集《為什麼男人最怕的 總是女人最愛》,現已登陸各大書局!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