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th June, 2016
Edit

《那時候的「一生一世」》

 

林憶蓮最近出了一張重新演繹的大碟,名為《陪著我走》,內裡重唱了十首八十年代的經典。她當日在訪問時說過,選這堆歌,是覺得現在香港的負能量很重,很想大家重拾起八十年代時,那個美好的香港。

CD在客廳放著,歌聲響起,那個年代的詞的確很優美,尤其是那些冧歌:《陪著你走》、《分分鐘需要你》、《愛的根源》,甚至《童年時》,清澈、美好,滲透出一種簡單美。

然而聽著聽著,你就會發現,若果這些歌詞出現於今天的流行曲,你會感到——其實唔再work。

2016年的今天,若果有歌手唱著「陪著你走,一生一世也不分⋯」、「活到一千歲,都一般心醉⋯」或者「陪伴我信愛可永久到白頭」,講真,你應該會覺得娘。

為甚麼會娘?其實,那些詞根本沒有問題,只是——我們都不再相信。

那個年代,人們唱著「一生一世」,我們真的會相信是一生一世,校長唱「永久到白頭」,我們都會信會永久到白頭。

到了今天,看得多了,了解得多了,經歴得多了,我們都知道「一生一世」已經是一件你不敢想像,連講也未必敢講的魔咒。

今天,當《睡公主》再重拍都變成了《黑魔后》,童話故事,都變成了魔幻故事了。

是那個年代的人,都特別單純,特別相信愛,對愛情特別堅貞,特別容易從一而終嗎?

我覺得⋯愛情世界的複雜,與年代從來都無關。人只要有慾望,無何年代都有出賣、背叛、欺騙、見異思遷⋯

只是氛圍上,社會道德上,當年大唱一世一生,都仍然有巿場而已。

那麼為甚麼,那時候我們就這麼容易相信?因為我們還小。單純的不是那個時代,是我們。

同樣地,由信變成不信,轉變的不是時代,是我們。

愛情世界的荒謬,其實一直沒有變過,只不過我們長大了之後,就由旁觀者,變成了參與者。

你不敢再講一生一世,除了怕對方做不到,更怕的,其實是你自己也做不到。

「陪著你走⋯」這一句,你為幾多個他唱過?

最心虛的,從頭到尾,原來都是我們自己。

陳詠燊@ Sunnyhahaha

若喜歡這篇文章,請Share,謝謝。

Fan page:http://www.facebook.com/SunnyhahahaChan

(圖片來源:電影《Love Actually》 圖片文字: 陳詠燊 )

陳詠燊最新專欄結集《為什麼男人最怕的 總是女人最愛》,書展見!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