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st December, 2015
Edit

《妳能與自己分手嗎?》

她很想離開他,問我有甚麼方法。

女友人D與男人拍了拖半年後,方發現自己原來是第三者。早在他追求自己之前,已有一個拍了七年拖的女友。

女孩大怒,與男人對質。在一輪要生要死你恨我我恨你拉拉扯扯之後,女孩D最後還是離不開這個男人,心甘情願地當上了第三者。

一當,就幾年了。

當中,也不是沒有鬧翻過。試過一次,她在facebook之中,發現自己跟男人的正印女友竟然有common friend。一兩次朋友聚會後,她跟男人的關係被傳了出來。

男人懷疑是女孩D主動爆料,於是嬲得突然在 Facebook與Whatsapp上全線block了女孩D。

女孩D覺冤枉,老羞成怒下,把多年來二人的照片、短訊、Whatsapp對話全部打印出來,用雙掛號寄給他的正印,打算一拍兩散。

意想不到的是,正印的包容度簡直超乎了眾人的想像力,她很快就原諒了男人。

而更意想不到的是,女孩D的包容度更能人所不能!二人吵吵鬧鬧不夠兩個月,又復合了,繼續三角戀。

不過女孩D自從那次之後,在男人面前高調地接受其他男人的約會。之後的幾年,她自己也有過幾個名正言順的男朋友,但仍暗地與男人偷偷相會。

「為甚麼有男朋友了,又會回到他身邊?」我問。

「不知道,好像就沒有一個男人比他好,」她答:「雖然,明明他就是世界上對我最差的男人。」

最近,她有種動力,想完全離開與那個男人之間的拉扯關係。

「我已經兩個月沒有見他了。只是偶爾Whatsapp聊天罷了,」她說。

「你們的內容有Flirting的感覺嗎?」我問。

「有,」她答:「但我已盡量冷淡,我要離開他。」

她要離開他,口供很請晰,但談著談著,我就發現有一個很大的破綻——動機。

原來,她同時間也與男朋友分了手,單身了。

一切的謎低都解開了!結論是:她根本沒能力離開這個男人。

「為甚麼?」她問。

「妳有男朋友時,沒想過抽身。現在單身,玩得起了,卻要離開這個男人,其實妳只是——怕輸。」

他一直與正印沒有分手,所以如果她是單身,她就是情婦,是第三者;但只要身邊有一個官方男朋友,他們就是平起平坐的偷情夥伴,沒有誰比誰高級。

現在看來她的確好像很想離開,但當她找到下一個男朋友,大家身份又level了,她又會回到他身邊。
「會嗎?」我問。

她望了望窗,沒有回答。

她連找男朋友,都是為了這個男人,她還有離開的機會嗎?

女人問:為甚麼離開一個人,會那麼難?
男人答:因為那個人,已經成為了妳身體的一部份,入了血,入了肉了。妳能離開妳自己嗎?

陳詠燊@ Sunnyhahaha

fan page:http://www.facebook.com/SunnyhahahaChan

(圖片來源:電影《Before We Go》 圖片文字: 陳詠燊 )

陳詠燊最新專欄結集《我們要錯過多少個 以為對的人 才知道什麼是對》,現已登陸各大書店。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