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rd July, 2015
Edit

《突然死亡報告》

早前認識了從事保險的男人D,他與拍了拖十多年的女友剛分手。

「其實已經蘊釀了幾年的時間,我們性格根本合不來,」男人D說:「她不許我抽煙,看不起我的朋友,想喝酒都只准與她坐在家兩個人喝,我根本不想再過這樣的生活。」

終於有一天,他在十多年感情與自我之間,選了後者,提出了分手。

愛情從來都沒有絕對的對錯,友人D感到困擾的,是女方分手後的態度。

由於二人一起實在太久了,分手後仍要為了一些俗務而見面,每次相遇,女方都以怨恨式的態度來對他。

D自知欠了女方十多年的青春,所以全都默默承受,甚至連當日自己供了七位數字的住宅單位也都拱手讓了給她,一毫子也沒有取回,他自覺已很有風度。但女方仍當他仇人看待。

「她最近甚至深夜來電,哭著說自己懷了我的孩子,要我多付她幾十萬!」他無奈地說:「但我肯定那是謊話,因為推算回去,那個月我們根本沒有做過那回事。」

D說根據他多年來對女方的了解,她的情緒失控舉動,完全違反她十多年來冷靜理智的性格。

為甚麼一個本來好端端的時代女性,會在分手後變成一個不可理喻的恐怖女人?

「你之前所說那幾年的蘊釀,是一起也曾有過分手的念頭,還是你自己?」我問。

「我自己,」他答:「未作決定前,我不會流露出來,還對她很好。」

原來D為了不想傷害她,所以一直都對她很好,噓寒問暖做足之餘,分手前的一個月,還跟她到了夢想中的馬爾代夫旅行,以實踐當初的承諾。

快樂的旅程過後,一星期左右,D終於對她提出了分手。

「之前真的一點先兆都沒有?」

「沒有。」他答。

一切都明白了。女方失控的原因,是因為──死得太突然。

男人因為所謂的「不想傷害她」,讓她完全沒有為分手做過心理準備,甚至在分手前,還在夢想的國度,經歷過一段生命裏的高潮。

D一手將她推進深谷,而且不是在平地之上出手,而是先將她抬到最高,跟著一手將她摔下去!

一秒間,零到一百,對一個一直以為自己健康的人宣判死亡,那份精神打擊會有多大?

何況,D真的是因為不想傷害她才一直藏起分手的念頭?還是純粹只因為怕麻煩,所以以裝作好男人來作拖延政策?

以男人的角度來看,肯定是後者。

他,才是犯了大部份男人所犯的錯。

感情沒有對錯,但處理手法卻有高低之分。他這次因為他的愚蠢而欠下那個女的情傷,何只數十萬或者一層樓,甚至用上畢生的積蓄,也不會還得完。

女人問:男人為甚麼都不愛跟女人訴心事?是因為不想我擔心嗎?

男人答:原因只得一個──懶。怕妳有意見,怕妳煩,怕妳講完還要氹,最終,都只因為懶。

陳詠燊@Sunnyhahaha

 

最新愛情散文集《不要成為男人最想離開的那種女人》,書展見。

(圖片:電影《Moulin Rouge》圖片文字:陳詠燊)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