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th June, 2015
Edit

《失業男的尊嚴》

女孩G的男友已失業了3年。



在最初的一年,他也有找過工作,但碰了幾次壁後,他就放軟了手腳。直到今年,他已進入了放棄的狀態,每天都只躲在家裏打機。生活費怎麼辦?有時是父母半借半給,有時是女友的補貼。朋友都叫女孩G放棄,但G仍有點猶豫。一來她已付出了5年的青春給這個男人,二來她認為他還有振作的一天。



寧教人打仔,莫教人分妻……但Sorry,呢個男人要不得。男人最有價值的東西,叫尊嚴。當一個男人可以甘心放下自己在這個世界的存在價值,這個男人,已經等同死了。



我也試過失業,歷時9個月。那時剛離開之前的電影公司,本來有一個電影Project緊接下去的,但因為種種原因,又告吹了。電影編劇嘛,沒有Job,就是失業。那時候為了找尋工作機會,行內甚麼聚會,都出席;想到故事,就約有交情的導演出來傾;最窮的日子,五百元一天的婚禮攝影助手也做過。



那段日子,捱得很辛苦,不是因為窮,而是因為男人的尊嚴受損。哪一刻最難受?就是看見要由太太拿錢出來交租的一刻。而那個畫面,之後還要重演幾個月。終於,有工作來找我了?不是,是我創造了一份工作出來。當時有一份少錢到不合邏輯的Project,於是我決定把心一橫,向老闆推銷怎樣將整個Project弄得更大,跟著一個人拿下來,再將他拆開給其他人一起做。終於那一關,靠著把這件豬頭骨變成生炒排骨捱過了。



等機會?等到幾時?當一個男人還在乎自己的尊嚴,你就有能力迫自己創造出機會。



甘心讓女人去養,任由自己坐在原地乾等的,還算是一個男人嗎?

 

 

原文連結:http://www.am730.com.hk/column-268438

陳詠燊@Sunnyhahaha (am730.com)

fan page:http://www.facebook.com/SunnyhahahaChan

(圖片:電影《Birdman》圖片文字:陳詠燊)

陳詠燊 X 黃婉曼最新著作《床頭的秘密 – 其實他沒有想像中那麼愛你》,各大書局熱賣中。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