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th May, 2015
Edit

《你是我胸口永遠的痛》

每個人都是平等的,尤其是面對傷痛的時候。

你覺得旁人永遠都不會明,他們都只懂得叫你不要再想,叫你放下。你當時根本就聽得火冒三丈:我都想可以再想不起!也想放下,做得到難道我會不做?我就是做不到!

人之所以有血有肉,就是因為我們不能隨便控制自己的行為與思想。若果一切都那麼容易,我們早就是機械人,地球亦早就和平了。

要強行忘記,太難。一切都只能交託時間,用時間去把傷痛消化。不過,在這段時間,我們真的甚麼都做不到嗎?

你身體上有過舊患嗎?

還記得當日你看完醫生之後,醫生怎様說?他通常都會告訴你,傷患要用時間慢慢修復,但當中都會有一些叮囑──可能是不要沾水,可能是要戒口,不要吃會讓傷口發炎的之類的東西,又或者可能要回醫院做一些物理治療。

這些,面對情傷時,你都有做嗎?

你甚麼都沒有做。

 

 

你還每天偷看他的FaceBook,偷看他WhatsApp的status,查問朋友他的行蹤,甚至還帶著他給你的信物,他的照片,甚至一個人重遊舊地,重看一起看過的電影。

站在醫生角度,你的傷沒有埋口,是抵死的。

你的行為,根本就等同每天翻開自己已經結焦的傷口,天天欣賞自己的傷勢,跟著之後又跑回醫生處,問:為甚麼我仍然在痛,仍然未復完,我好辛苦…

這種病人,即使遇上神醫都幫你唔到。

受傷的人,請你也負上一點責任去幫自己。

你不能自行去忘記一個人,但你有能力減少身邊任何能讓你想起他的機會。那些共同看過的戲,聽過的歌,去過的地方,在傷口復原前,都不要再碰了。

他送給你的東西,請你收起,或者狠心地丟掉。

至於最邪惡的FaceBook,請你unfriend他。做不到?也請你將這位「朋友」隱藏起來,總之不會讓他在你平白無事的日子中,也跳出來給你一個驚喜。

請記著,在醫學角度,病人自己,從來都是最關鍵的一個。

你問,這様就能復原了嗎?

我會答,若你當日愛得夠深,基本上沒有一個情傷是可以完全復原的。只不過,讓傷痛,變成無害的隱隱作痛,再成為你生活的一部分,就已經很好了。

王傑很久很久以前有一首歌,歌曲我不是特別的喜歡,但歌名卻很深刻:

你是我胸口永遠的痛。

再問你一次,你身體上有過舊患嗎?

情傷,就是這個意思。

 

 

陳詠燊@Sunnyhahaha (am730.com)

《不要成為男人最想離開的那種女人》

fan page:http://www.facebook.com/SunnyhahahaChan

(圖片:互聯網 圖片文字:陳詠燊)

原文: http://www.am730.com.hk/fresh/column-article/5056

 

陳詠燊 X 黃婉曼 最新著作《床頭的秘密 – 其實他沒有想像中那麼愛你》,各大書局熱賣中。

 

lovebed_cove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