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th April, 2015
Edit

群眾的對與群眾的錯

在生命裏,我們經常都要做很多重要的決定。

讀哪間學校,做甚麼工作,住哪一區,吃哪間餐廳,參與哪一項活動…

這些決定到最後,其實是誰去替你決定的?

你自己?你父母?你朋友?

不。其實是──群眾。

做決定的一刻,可以是由你自己,又或者你父母,但你是憑甚麼去決定讀這間學校,做那份工,住這一區,吃那些,做這些?

 

都是因為你們在背後參考了──群眾的看法。

人們都覺得好,你就覺得沒錯,於是就能選了一個最讓你安心的選擇。

這個選擇,未必最合你真正的心意,但至少讓你覺得──應該不會被人笑我揀錯。

甚至面對著愛情,選擇情人,很多人都會一樣。因為人類,都是在這種社會模式下走過來的。

我們在社會裏生活,最敵不過的,其實都是群眾。

憑小說《動物農莊》而揚名國際的作家歐威爾(George Orwell, 1903-1950),對社會、政治、群眾都係一番深刻的看法。

他的小說《射象》,是一個關於群眾的故事。

在緬甸還是英國殖民地的時代,一名駐守當地的英國警察接到了一單案件──一隻大象走失了,牠正在踐踏巿場,造成破壞。於是他拿著槍,往巿集前去。

沿途他遇上了不少的群眾,人們對象的情況眾說紛云,而唯一統一的看法是:要他射死那頭大象。

其實,警察一直都不認為需要射死大象的,因為一頭大象是很昂貴的,殺死牠對他的主人來說是很大的損失,而且真正最有效可以解決這件事的,就是等馴象師來把牠收服。

可是,人們就堅決定認為要殺死牠。

他們要的,是大象的肉。

終於,警察與群眾到達時,發現大象出奇地平靜,看來激動期已過。這時,根本就不需要動殺機,只要等到馴象師來,事件就會解決。可是…

「但是那時我環視那些跟著我來的群眾。…我凝視著這片海華般華麗而庸俗的衣上的黃面孔──這些因為這件有趣的事情顯得興奮且快樂的臉,全都肯定這頭象必須射殺。」

他仍然是猶豫的,但始終,他最關心的是甚麼?自主的願望?那頭象該不該死?不。

是群眾的期望。

「手持來福槍,身後跟著兩千人,然後不吭不響地溜掉,甚麼事情也沒有做──不行,這個辦不到。人群會嘲笑我,而我一輩子,每個在東方白種人的一輩子,都是一場力爭不被嘲笑的搏鬥。」

終於,他開槍了。群眾興高采烈,衝上去把象的肉分了。

很多時,我們已分不到對錯,因為所謂的對,與所謂的錯,都只是人群心裏的對,與人群心裏的錯而己。

你自己的對錯呢?還在嗎?

 

陳詠燊@Sunnyhahaha (《明teens’》導讀愛情=文學X愛情)

Facebook專頁:http://www.facebook.com/SunnyhahahaChan

原文:http://www.mingpaocanada.com/Tor/htm/News/20150325/HK-gfo1_er_r.htm

(圖片:互聯網 圖片文字:陳詠燊)

陳詠燊 X 黃婉曼 最新著作《床頭的秘密 – 其實他沒有想像中那麼愛你》,各大書局熱賣中:

lovebed_cove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