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nd March, 2015
Edit

香港式男人之苦

男生G半年來第二次被分手了,原因是──太忙。

是女友都嫌他太忙。

他在一間小公司任職經理,人工不俗,唯獨工作很困身。他每天八時半回到公司,晚上十時多離開是等閒事,而一星期至少有一晚是要過凌晨十二時的。

他責任感重,在這些小公司的所謂上下班時間,根本沒有意思的。真正的準則,是工作做完了沒有。

當然,工作是永遠做不完的。

星期一至五,他絕對是一條行屍走肉,回到家就是睡。

淨下的星期六、日呢?他可以抽到一天出來拍拖,而另外一天,他要留半天來補眠,半天來陪父母。

興趣?早就甚麼都不剩了。

他的生活,就是如此這般,一目了然。

他上年認識了一個女孩,開始拍拖。而跟他一起的規條是──一星期只能見一天。

初期,女孩都體諒,因為她認為,即使星期一至五不見面,通個電話,發個WhatsApp也能溝通吧!

可是,男生就是連電話也無力去講,發個WhatsApp也不情不願的。女孩很氣。

我問:「就隨便發個WhatsApp給他吧!」

男生答:「發個WhatsApp不難,但發一個寫得好的WhatsApp很難,而且回覆下去,就變成了聊天,聊天就要用誠意。我工作時,真的沒有時間去一心二用。」

這,應該是不少男人的心聲吧。

至於拍拖的那一天呢?只要那天表現得好好的,都可以彌補得到吧。

「你覺得我還有心力去想節目嗎?」他說。

於是每星期那個拍拖日,都只是逛逛商場,吃個飯就回家了。

當然,様子都同様是沒精打采的。

上年的那個女孩,終於忍了八個月,離開了。最近的一個,半個月又分手了。

香港男人,未必每個都有他那麼嚴重,但稍為對工作有點責任感,或有點事業心的,應該都不遠矣吧。

「難道我一天轉不到工,都不可以拍拖了嗎?」他問。

我想了想,笑問:「你公司有女同事嗎?」

「有,」他答:「是師奶來的。」

明晒。

香港男人,辛苦晒。

 

陳詠燊@Sunnyhahaha (am730.com)

fan page:http://www.facebook.com/SunnyhahahaChan

(圖片:互聯網/ 圖片文字:陳詠燊)

原文:http://www.am730.com.hk/column-252341

陳詠燊 X 黃婉曼 最新著作《床頭的秘密 – 其實他沒有想像中那麼愛你》,各大書局熱賣中:

lovebed_cove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