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th October, 2014
Edit

方鍾Sir與Comfort Zone

電影《新紮師妹》裏「請問個Sir字係點寫嘅呢?」呢個Gag,每隔幾年就會被人找出來提起一次。來到這次的雨傘運動,多得「四點鐘許Sir」與Benz雄的化學作用,又再次引了大家一笑。

說實的,一個Gag可以逗得大家笑足十多年,對創作人來說,是一份榮幸。

朋友說,你日日咁寫專欄,不如為個Sir字寫番一篇。

當然好。因為Sir字背後,都有一個小故事。

《新紮師妹》是我參與撰寫的第五齣電影,主創人是我的師父馬偉豪導演。在師父面前,我永遠有東西要學。那時候的我,仍然覺得自己只是一個小編劇。

有甚麼事,我只要踏後一步,就無風無浪,因為有師父頂住。任何劇本在拍攝前,只要師父點頭話好,演員也讀得開開心心,就是最好。

我的工作,只需要做到所謂的「最好」,就夠了。

「方鍾Sir」這個Gag,概念是來自馬導演的,早在第一稿劇本的時候已經有。之後,根據香港電影的傳統,我們當然一稿又一稿的繼續改。

去到拍攝現場,我仍然在改。

還記得那一天比較幸運,早在拍攝該場前一小時,稿已定。於是我就忙於與演員們交代劇情的上文下理。

之後,大夥一直進行拍攝。而我看著面前的劇本,左揭右揭,發現──咦?個Sir字未決定點寫個喎!

我硬著頭皮問導演:「導演,一陣個Sir字你諗住點拍?」

「冇㗎,睇下Benz亂寫啲咩出嚟囉。」

明白。其實去到這一刻,我可以不再做任何事情,等收工,因為導演的「最好」已經出現。

但是…我就是覺得,應該除了「最好」之外,還可以有「更好」。

於是,我走到一角,苦思起來。一個Sir字應該要怎様寫,才會好笑呢?

不是拋書包,而是真的建基於編劇理論。「情理之內,意料之外」,即是它要合理地看來像一個中文字,但又意想不到地包含了「阿Sir」個Sir字的特質。

於是我用了幾個常用的方塊字部首,加上「S」、「I」、「R」三個字母,砌成了三個不同様子的Sir字出來。

可能是信心問題,其實寫完之後,我自己不覺得太好笑。也怕明明全組人都對劇本收了貨,我這個小鬼懶醒又度啲嘢出來,而大家又不覺得好笑,就會很面懵。

最後,我還是膽粗粗地,把三個字拿到導演面前。

他一看,笑了。其他工作人員過來,也笑了。導演說:「讓Benz揀吧。」

於是,Benz選了現在的一個。一個讓大家笑了十多年的Gag就出來了。

今時今日,呢個Sir字,仲幫緊我搵食。朋友介紹我給別人認識,有時也會說到「佢咪係方鍾Sir個真身囉!」笑一笑,又打好了一段工作關係。

有時,當全世界都告訴你「已經最好」之時,你有沒有用過一秒去懷疑,又或者用多一分鐘,膽粗粗地去追求一下「最好」以外的「更好」?

安於現狀,其實就是一種「懶」。

離開Comfort Zone,向前行的人,才有資格得到「更好」。

創作如是。民主,也如是。

同學們,共勉之。

香港,加油。

 

陳詠燊@Sunnyhahaha (am730.com)

facebook fan page: https://www.facebook.com/SunnyhahahaChan

 

(圖片:Bluejay 圖片文字:陳詠燊)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