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st August, 2014
Edit

我們都是漆咸道上的那隻曱甴

數年前,曾經有過一個這樣的經歷,至今仍不能忘記。

某個晚上,我收工後約了朋友在尖沙咀見面。在隧道口下車後,我在科學館附近,橫過漆咸道的馬路。

馬路過了一半,我站在安全島位置,等待著另一邊的紅燈轉綠。呆著呆著,有一隻曱甴從車水馬龍的車道上,大無畏地往我腳邊的位置走去。我一直看著牠,腿也沒有縮開。

這時,有一塊樹葉從我身旁飄過。可以那塊樹葉的黑影太大,也可能出現得太突然,曱甴明顯立即回避,往反方向逃跑,一時間衝了出馬路。

汽車經過,把牠輾死了。

生死間整個過程,不足兩秒。我當下一陣黯然。

曱甴也有牠應有的生命吧。

這隻曱甴一直就在鬧巿中生存,人和車牠都不怕,定有一套自己的生存之道。終於這天,牠還是死在車輪之下。

每天在牠身邊經過的車輪成千上萬,今天牠為何為失手?

因為恐懼。

牠恐懼那個在面前突然出現的黑影。

那塊樹葉掉下來的話,會把牠壓死嗎?一定不會,但牠就是因為要避開這個根本不存在的危險,而掉頭走向另一個更危險的境地,最後弄死了自己。

為逃避一個無意義的恐懼,而將自己推進另一個深淵──不正是我們經常在做的事嗎?

你怕他拒絕你,所以先作拒絕的一方,不讓感情開始;你怕他會背叛妳,所以寧願傷害大家的關係,也要全天候監管;你怕他會傷害你,於是先下手為強,早一步提出分手…

 

愛情如是,人生更甚。

你怕面對轉變,所以寧願繼續讓自己留在地獄繼續生活;你怕被人嘲笑,所以逞強做一些愚蠢而傷害自己的事;甚至你怕承受痛苦,所以自毀…

曱甴的故事,還有一個尾聲。當牠死了之後,我下意識的抬頭一看,想看看究竟是旁邊的那棵樹在落葉,才發現…

安全島旁邊,根本就沒有樹。

又是另一個層面的哲學題了…

 

陳詠燊@Sunnyhahaha (am730.com.hk)
如喜歡我的文字,請Share給你的朋友,謝謝。
(圖片:互聯網;圖片文字:陳詠燊)

更多散文結集,請到--
陳詠燊@Sunnyhahaha Facebook專頁:http://www.facebook.com/SunnyhahahaChan
微博:http://weibo.com/sunnyhahahachan

陳詠燊 X 黃婉曼 最新著作《床頭的秘密 – 其實他沒有想像中那麼愛你》,各大書局熱賣中:

lovebed_cove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