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th August, 2014
Edit

連回憶都得不到的女人

一個男人值不值得妳去愛,當妳仍然是「當局者」之時,總是很難察覺的。

分手後回望過去,當然會一清二楚。

D男與T女一起了四年。

D男是個愛夜蒲的男人,永遠長不大,T女卻是一個死心塌地型的女人。二人合起來,完全是典型的肥皂劇式組合,雖未有當年《風塵三俠》梁家輝與袁詠儀的「子夜場」關係那麼激,但卻要將憶蓮名曲《愛上一個不回家的人》內的劇情套上去,也完全對調得很。

四年來,二人半同居了兩年。D的生活起居,T都照顧周到。

D與我曾幾何時,有過些工作關係。我們到過台北工作過兩月。

那兩個月來,T都侍候在D的身旁,日間留在酒店房洗衣服,晚上扶著喝醉了的D回房,奉上熱茶,清理嘔吐物。

過了一段時間後,因為某些原因,二人分手了。

誰對誰錯已經不重要,只因為感情過去了,就是過去了。

幾年之後,我與D忽爾因工作又走在一起,到了上海一趟。二人走在外灘,閒話家常。

「還未有機會到上海的“錢櫃”見識,該與台北的一樣好吧!」我說。

「你在台北有到過“錢櫃”嗎?」他問。

「你怎麼都忘記了?當然有到過啦,還要是與你一起去的!」

「是嗎?」

「那次是我和P,還有你和T四個人嘛。」

「是嗎?...」他完全忘記了,但他忘記的,原來不單是那次到“錢櫃”的經過,

他想了想後,竟對我說:「T有和我一起到過台北嗎?」

愛情,付出與收獲,從來都不一定是正比。將所有注碼押在一個不值得愛的人身上,無論再怎麼努力,也注定是一個必輸的賭局。

付出越多,當然輸得越慘。

但更可悲的是,那個曾經傷盡妳心,讓你傾家蕩產的賭局,於你的對手來說,原來只是無關痛癢。

你的付出,在他身上不但留不低一個烙印,甚至可恥得,連回憶都得不到一個。

賭桌上,他算是贏到盡了。

這刻的妳,才算是真正的──輸得一無所有。

 

陳詠燊@Sunnyhahaha《征服愛情3 Leave Me If You Can》

如喜歡我的文字,請Share給你的朋友,謝謝。

(圖片:互聯網;圖片文字:陳詠燊)

 

更多散文結集,請到--

陳詠燊@Sunnyhahaha Facebook專頁:http://www.facebook.com/SunnyhahahaChan

微博:http://weibo.com/sunnyhahahachan

 

陳詠燊 X 黃婉曼 最新著作《床頭的秘密 – 其實他沒有想像中那麼愛你》,各大書局熱賣中:

lovebed_cove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