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th July, 2014
Edit

「北京北角」與「北京。北角」

世事如棋。
兩年前,有一位喜愛音樂創作的女生,作了一首曲,想參加「CASH流行曲創作大賽」,卻找不到人替她填詞,朋友介紹下,撮合了我們,於是我就替她寫了一首詞。
填詞是我的嗜好,歌曲能否賣出去不重要,因為單是寫的過程已經夠好玩了。然而填詞最難的部份,就是要想到一個可以在短短幾段字之內,就可以講得完而又有趣的主題。


我從來都認為,好的流行曲,應該是能夠記錄時代的。於是那個時候,我寫了一篇男孩要到北方發展事業,女孩要獨自留在香港生活的歌詞。
之後,歌詞寫好,編曲做好,Demo錄好,混音Mix好,報名表填好,作品交好,最後那首歌如常地沒有入圍任何比賽,如常地與其他無名音樂人所作的歌曲一様,石沉大海。
唯獨那位作曲的女孩,很有心地將當日找朋友幫忙代唱,在家裏用簡單器材錄成的Demo,加上圖片砌成一個MV,放了上youtube。
整件事都是業餘的,但有心。
就這樣過了兩年。
這幾天,我忽然在facebook上,看見有人轉載了我們的這首歌。
一首兩年前的炮灰作品,幹嗎死灰復燃了?
因為一個歌名。
那首歌的歌名,食了「不經不覺」的諧音,名為《北京。北角》。
對,就是與李克勤先生的新作《北京北角》撞名了。
除了撞名,還撞了個九星連珠—李克勤先生的這一首,竟然恰巧上了C1頭條。
於是大家都紛紛上網,找這首歌來聽。在youtube打上「北京北角」四個字,除了李克勤先生的新歌外,我的那首,也一同顯示了出來。
就這様,《北京。北角》又重新被發現了。
世事如棋。
當然我知道我的那首,不會就此而流行,但從歌詞來看,兩年前後的「北京」與「北角」,又會分別代表著甚麼様的戀愛關係?
故且斗膽地,借拙作與偶像黃偉文先生的作品,放在Timeline上作個時代印證。
舊的一首,男孩為了更遠大的發展,於是隻身飛到北京工作,女孩在北角的蝸居中,害怕男孩在內地會移情別戀,但又無奈接受。
寫這首歌的時候,689未上場,中港矛盾未入肉,內地與香港,最大的對比,就是繁盛與蕭條。
「墮進耀眼金光 高鐵上誰也在忙 像怨他方 那渡輪怠慢時光」
兩年後,黃偉文先生寫的,卻是「北京」與「北角」兩個本來相愛的地方,相處起來不融洽,好像應該斷了就算,但其實兩地還是有緣,不應急著去煎,再進一步,兩地根本就是一心兩面,何來真火隔夜怨。
這首歌,被批維穩,我卻不這麼想。
因為,它雖然說的是和諧與體諒,但換個角度來看,這份和諧與體諒──他沒有去叫任何一方單方面去做。
香港政府最讓人反感的,是宣揚單向式和諧,叫香港人去包容,叫香港人去接受。政府高官將自己的卑躬屈膝奴才心態,放大到香港巿民的層面上,所以才會如此令人嘔心。
可是,幼稚園學生都明白,每一段良好的關係,都是相向的。互有進退,才能做到真正的和諧。
今年這首,其實也可以那様解讀。
「想返北角 如沒有船 橋樑都可繼續建」
那道橋樑,若果雙方都願意坦誠去建,是有可能成功的。
這個道理,很簡單,只是689來了,中港矛盾大爆發了,所以一提到甚麼「親切」、「橋樑」等字眼,大家就立即落閘放狗,咬了先算。
任何關係,講的都是時機,與及雙方的磨合,愛情如是,兩地之間,更甚。
其中一方將自己放得太高,另一方都不會甘心就範。
磨合,一定要有雙向的付出。
哪有不經不覺,就能磨合「北京」「北角」的道理?

陳詠燊@Sunnyhahaha (am730.com.hk)

如喜歡我的文字,請Share給你的朋友,謝謝。
(圖片:互聯網;圖片文字:陳詠燊)

更多散文結集,請到--
陳詠燊@Sunnyhahaha Facebook專頁:http://www.facebook.com/SunnyhahahaChan
微博:http://weibo.com/sunnyhahahachan

陳詠燊 X 黃婉曼 最新著作《床頭的秘密 – 其實他沒有想像中那麼愛你》,各大書局熱賣中。

lovebed_cove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