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rd June, 2014
Edit

愛情也可以勵志

web-background-isheepz-writing-templates-writer3a-images1-1024x576_Fotor
我畢業於演藝學院的電影電視學院,主修編劇。編劇嘛,就是甚麼類型都要懂得寫,而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人物關係,因為無論甚麼題材的電影,萬變不離其宗的,就是要有好看的人物關係。
而關係之中,大家最愛看的,就是愛情。

自我開始寫作以來,就喜歡研究愛情。愛情電影、小說、散文,甚麼都看。我通常比較重視的劇情,是「兩個主角甚麼時候開始相愛」,因為這一段,最難寫。要同一時間做到感動、肉緊,兼有說服力,很難。

在我還是個電影學生之時,就會經常拿不同的愛情小說或散文來讀,香港的阿寛、張小嫻看過不少,連台灣的水瓶鯨魚也不放過。一個男生拿著愛情小說,就 經常會被其他男同學取笑。我就試過拿著一本鄧潔明的《孤男寡女》,被一個技術部門的男同學指著來笑:「喂,男人老狗睇埋啲咁嘅嘢㗎!」

我地做編劇唔寫「呢啲咁嘅嘢」,你連「呢啲咁嘅嘢」都冇得拍呀。

畢業後,加入了電影圈,遇上馬偉豪導演。他正正就是香港最擅長拍攝愛情喜劇的高手。於是幾年的合作下來,一起製作了不少的愛情喜劇。在過程當中,親 手寫過無數的人物關係,當中有成功的,也有不盡人意的,然而編劇比起小說家好的,就是會有演員親身去投入,演澤你的角色,講出你寫的對白。

於是寫得不好之時,有演員可以告訴你。

曾經在某齣電影中,遇上我的偶像劉青雲。某天正要拍攝一場攤牌戲,我自覺那場的對白寫得不錯,到位之餘還有點搞笑,怎料就在排戲之時,青雲對我說:「我唔覺得以我角色個性格會咁講喎!」

青雲出口,明晒。原來是自己功力未夠,唯有繼續努力。
寫了電影幾年後,開始寫書。頭炮是一本歷險小說,之後再有一本關於電影的散文。

但由於我太喜歡阿寛的作品,於是愛情散文這個類型,我仍然念念不忘。

一天,我鼓起勇氣,向出版社說:「我想出愛情散文。」

總編輯很快就回答:「Sunny,男人寫愛情散文,冇人睇的。」

「阿寛呢?」

「人地出咗名喇嘛。」

自此,我就停了下來,沒有再出版新作。不過,我仍然堅持寫寫寫,誓要寫到有人覺得好看為止。

又再隔了幾年,我開始在報章寫愛情專欄。那時一日一篇,很快就儲了十多萬字。之後又幸運地,遇上了《Cosmopolitan》,肯讓我這個沒有名氣的男人在雜誌內每月一篇。

兩年前左右,遇上了另一家友好的出版社,於是一口氣推出了三本的專欄結集。成績不差,但仍然不會令我出名。

繼續寫著寫著。上年年尾,我收到了一個Whatsapp。

她說:Sunny,我看到了你在Cosmo的專欄,寫得不錯,不如談談出書吧。

她,正是當日對我說「男人寫愛情散文冇人睇」的總編輯。

我仍然未出名,所以我知道她找我,是因為我真的用文字打動了她。

今天,新作出版了,之後還有一些出版計劃。它們應該都未必能夠讓我變得出名,但至少,我做了一件不會讓自己後悔的事情。

無悔,是因為我仍然肯寫寫寫。

愛情,與寫作一樣,你一日未放棄,仍然肯追追追,最後未必能
夠讓你得到男神或女神,但至少,你不會後悔。

後悔,足以會讓你的人生變得毫無意義。

陳詠燊@Sunnyhahaha (am730.com.hk)
如喜歡我的文字,請Share給你的朋友,謝謝。
(圖片:蘋果日報;圖片文字:陳詠燊)

更多散文結集,請到--
陳詠燊@Sunnyhahaha Facebook專頁:http://www.facebook.com/SunnyhahahaChan
微博:http://weibo.com/sunnyhahahachan

陳詠燊 X 黃婉曼 最新著作《床頭的秘密 – 其實他沒有想像中那麼愛你》,各大書局熱賣中:

lovebed_cove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