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th October, 2013
Edit

誰敢明目張膽地殺死一個傳媒?

 

操控資訊傳播,每個國家,每個政府都會做。大部份時候,用的,都是軟攻。

hk1121b4

 

用軟性手法操控資訊,可以達至不經不覺的洗腦效果,讓人們在潛默化下,對國家產生一種情意結。例如這十年來,香港的電視台每日在小朋友放學後,家長還未趕及回家前的傍晚六至七播國歌,就成功地令到這一代小孩個個都懂得「起來起來起來…」。

用溫水煮鞋方式收買人心,基本上無話可說,而且這招根本很多歐美國家都在用。你看「美國隊長」、「G.I. Joe」,壓根兒就是大美國主義的華麗廣告片。

(雖然美國電影宣掦的,仍然是一個「美國」,而不是共和黨或民主黨,而中國國歌卻滿是共產意味。不過今天先不計這一筆。)

軟的,我暫且不去計較;但當一個政權膽敢用硬來對付傳媒,就是危險的警號。

用軟,是為免人民抗拒、反感,而且希望透過軟攻,可以得到民心;反過來,直接用硬,就代表當權者根本不打算理會人民會有多抗拒,多反感;甚至得不得到民心,也不在考慮之列。

當權者要的,只是想你們因為恐懼而聽話。

而甚麼人最喜歡用這種硬手段,明目張膽地控制傳媒?極權主義者。

希特拉、薩達姆侯賽因、金日成通通一樣。

而今日,一個政府竟然可以如此高調,連門面的理由也搬不出一個,就大搖大擺地推倒一個傳媒,就是極權的表現。他向整個傳媒與創作行業帶來一個訊息--無論你投資過九億也好,政府批過地給你發展也好,你發展潛力多大也好,甚至有再多的民意作支持也好--我要你死,你就要死。

這怎會不是一場白色恐怖?

今天,若我們身為傳媒人、創作人,甚至觀眾也不站出來反抗,他日我們就只會每日惶恐地,害怕因為任何一篇報導,一份創作,甚至一句說話,被當權者以莫須有的罪名,將我們畢生的事業、前途推倒,因而被逼自我審查,最後成為極權主義者的其中一部宣傳機器。

上一次香港記者在北京被毆打,我們都選擇了沉默,沒有站出來;今天,恐怖來到香港了,我們自己不站出來反抗,還可以靠誰?

 

陳詠燊@Sunnyhahaha

(圖片:互聯網)

 

更多散文結集,請到--

陳詠燊@Sunnyhahaha Facebook專頁:http://www.facebook.com/SunnyhahahaChan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