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rd March, 2013
Edit

從安室奈美惠想到他…

 

若你的心願還能用錢去買的話,買吧。

早前安室奈美惠來二十年來首次來港,$1680的門票,有點肉赤,但還是買下了。

重點不在於她2個半小時的歌精舞勁,而是還一個心願,與儲一個回憶。

還記得96-97年左右,安室火紅,我那時還是一個演藝學院的窮學生。二十出頭,身邊有些中學同學都出來工作,賺生活費,自己還在伸大手板要父母養。

袋裏沒錢嗎?也不好意思出聲。

窮得試過摷盡家裏的散紙盤,剛夠$36.4的來回車費就上學(屯門往灣仔演藝,車費18.2一程)。一早一晚的課堂當中,沒錢吃飯,就在家裏煮了白飯,煎了隻蛋,放進保暖瓶就出發。

吃飯的時候,也不好意思讓同學看見我在吃甚麼。

當然,也不是甚麼大不了的事情,我家不是窮,是我到了向家裏人要錢會臉紅的年紀而已。

安室的唱片,我當時根本不捨得買。幸福的是,我用暑期工的錢買了一部MD機(MD!),於是就錄下了問人家借來的《181920》,與及在金獅影視店租來的《Concentration 20》演唱會LD的聲音(LD!),又將演唱會錄在錄影帶中,重聽重看N遍。

我們這一代,都是這樣長大的吧。

十多年後,我擁有自己的經濟能力了,而安室終於來了。

千多元一張票,兩口子去看,仍然是肉赤的銀碼,但算一算,她今年已經三十五歲,下次再來香港,還可以跳嗎?更重要的是,她二十年來才第一次來港,她還會來嗎?

錢,可以再賺,機會,走了就可能永遠不會再回來。

終於,開場的一剎,安室唱起第一句的《Body feel EXIT》,那個「嘩!我在錄影帶上重看了N次的畫面,真實地在我眼前出現了!」的心願,還了。

人生在世,可以有很多的心願,若你的心願與錢有關,而你又其實應付得到,重點只在於捨不捨得的話,捨吧。

那可能是看一個夢昧以求的演出,與某個人到某個地方去一趟旅行,送某人一份獨一無二的禮物,去見識某一間聞名已久的餐廳,甚至是──找方法去見一個想見一下的人。

你不會知道,那個可供你實踐的心願明天會否還存在;又或者明天的你,會否就此斷了雙腿,哪裏都去不了。

世間很多事情,都只是一剎那,錯過了,到時你再用多少錢,也不會再重來。

其實一直寫這篇文章之時,腦海想起最多的,不是安室,而是當年那一場我為了省錢,而沒有帶我太太去看的張國榮最後演唱會。

有些事情,錯過了,就是永遠。

 

陳詠燊@Sunnyhahaha

 

 

 

散文結集,請到--

陳詠燊@Sunnyhahah專頁:http://www.facebook.com/SunnyhahahaChan

微博:http://weibo.com/sunnyhahahachan

《征服愛情》著作系列,各大書局好評發售中:

Catch Me Cover_01Love Me Cover Master列印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