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th December, 2012
Edit

思覺失調的雨傘

 

從離開雨傘廠,被放到貨架上開始,我們就一直等待著別人的寵愛。

未有人看中自己之前,我們都會幻想--我們將會與個怎麼樣的人一起呢?

 

他會愛惜我嗎?他可會對我一見鍾情?他把我帶回家後,會把我放在房間,珍而重之的收好嗎?

 

幻想的日子,永遠都美麗。

 

終於,有人看中了我。我被買下了。

 

他雖然與我想像中的「夢中主人」有點分別,但看來也像是個愛傘之人。至少懂得欣賞我,也是個有品味的傢伙。

 

回到家,他把我掛在客廳的一旁。雖然那不是我所期待的睡房,但至少,也不是濕漉漉的洗手間,又或者黑漆漆的鞋柜,我也算心滿意足了。

 

之後的一個雨季,我過得很快樂。他天天帶著我上學,放學。下雨的時候,他拿著我在其他沒帶傘子的朋友面前炫耀。不知怎的,這小小的虛

榮,竟讓我有飄飄然的感覺。

 

然而,匆匆四個月,雨季便過去了。

 

我被收進了我最恐懼的鞋柜。鞋柜裏最恐佈的,原來不是黑漆漆,伸手不見五指的感覺,而是被冷落,被遺忘的那份空虛--鞋柜外的世界,究竟變成了怎樣?

 

他又買了別的一把傘嗎?又或者,他已忘了我的存在?

 

我的自信,自尊也開始磞潰,究竟當天我興高采烈地被買下之時,他是真心想買我回來的嗎?

 

還是,他原本想買摺傘,最後因為摺傘沒貨,才把我當為次選?

 

我漸漸變成一把被困在鞋柜裏,思覺失調的雨傘。

 

忽爾一天,鞋柜門奇跡地被打開了。

 

感激溫室效應,感激天氣反常,秋未冬初的十一月,竟然下了一場雨,我終於被他想起了。

 

他帶著我,如同住常一般的上學,午飯,放學,上圖書館。

 

世事就是如此無奈,我倆竟然就在圖書館門口的雨傘架,作了生命裏的最後一次擦肩而過--他把我遺下了。

 

之後,我展開了一段又一段意想不到的流浪旅程--我身邊的他不停地更換--小學生,地盤工人,魚販,銀行家,醉酒鬼,公務員,警察,黑社會...

 

經歷過那麼多後,我開始明白,對於雨傘來說,能夠用心地替過身邊的人遮過風擋過雨,已算是一場痛快。

 

痛快過後,我們就要回歸到屬於我們各自的人生之旅。

 

被一個人遺忘後,又被另一個人提起,這就是我們的人生。

 

 

陳詠燊@Sunnyhahaha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