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Hot Post

《當你連Peter Parker也當不成》

  身邊總有不少這樣的案例。A愛上了B,愛得不能自拔,於是全副心機,精神時間都完全奉獻給B。 為了迎合B,B不喜歡的,A全部都不做;B喜歡的,A寧願改變自己都做到一百零一分。為了留住B, A終於將自己變成B的附屬品,再之後呢? B離開了A。再再之後呢?A的人生崩潰了。 為甚麼?因為A為了B,早就失去了自己的人生,淪為寄生在B生命之上的生物,所以當B一離開他,他就迷失了方向,不能再獨活了。 我們戀愛之時,都害怕失去對方。留住對方的方法有很多,然而最笨的一著,就是選擇卑微地全面迎合,任由對方當自己的主人。愛情關係是甚麼?愛情不是一件一加一就等如二的事,而是希望可以在一加一之間產生一個化學作用,讓雙方可以互相牽引,形成雙向的吸引力。 記著,吸引力是雙向的,是互相需要的。只要當任何一方失去自己,他就不再吸引,而當對方離開後,他就更連自己都做不成。 有留意新一輯蜘蛛俠《Spider-Man:Homecoming》的預告片嗎?片中其中一節,Peter Parker穿上了蜘蛛俠戰衣後,表現得有點失控,當日送他這套戰衣的Iron Man Tony Stark 說要收回戰衣,於是Peter Parker說:“I’m nothing without the suit! ”(我沒有了戰衣的話,我就甚麼都不是了) 聽到這句,Tony Stark回答一句:“If you’re nothing without the suit, then you shouldn’t have it.”(如果沒有戰衣,你就甚麼都不是,那麼你根本就沒有資格擁有它)。 當你連自我都失去了,你還有甚麼資格讓人去愛你? 陳詠燊@ Sunnyhahaha (AM730) 若喜歡這篇文章,請Share,謝謝。 原文連結:https://www.am730.com.hk/column/Lifestyle/當你連peter-parker也當不成-78807 Fan page:http://www.facebook.com/SunnyhahahaChan (圖片來源:電影《Spider-Man:Homecoming》圖片文字: 陳詠燊 ) 陳詠燊最新專欄結集《怎樣的女人擁有愛 – 7個叫女人不快樂的自以為是》,現已登陸各大書局! #‎征服愛情  

《那段早該安樂死的愛情》

早前看了獲得本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紀錄短片提名的《生死關頭》(Extremis),短短的20多分鐘,探討著「安樂死」這個極具爭議性的題目。 影片的主角是一位認同安樂死的醫生,影片中她與一位又一位已病入膏肓,攤睡在病床上神智不清的病人,及他們的家屬接觸。在救與不救之間,他們在病房內展開了一個又一個的討論。 為甚麼會開始支持安樂死?醫生訴說了一個經歷。有一次,他與另一位醫生發現一位患了絕症的病人再度陷入生命危險,於是二話不說,進行搶救。她根據當時的情況,將一條很粗很粗的管子插入病人體內。病人很痛,掙扎。 此時,一名護士在門外經過,她看到整個個程後呆了,然後說:「我要報警,有人正在虐待病人。」 醫生聽到,冷靜下來,看看自己正在做的事情,她認同了。「對,那位病人,根本不會被醫得好,再搶救都只是把他的生命拖延多幾天,為甚麼要他去受這些苦?」自那天起,她就接受了替病人安樂死這個理念。 面對明知再救都沒用,但仍然強逼自己去承受更大的痛苦,只為苛延殘喘多一丁點時間。這種事情其實很多人每天都在做,而被拖延著的,卻是你身邊那段食之無味,看來又棄之可惜的感情。 那段感情應該完結嗎?其實你早就知道,只是實在有太多因素讓你覺得不想去承認,或者面對:怎樣向其他人交待?難道我從此就要面對寂寞嗎?我還可以找到另一段戀愛嗎? 然而更多的可能性是,出於不服氣:難道投資了那麼多年,我要就此認輸嗎?難道我就要將他拱手相讓給那個來搶人的人渣了嗎? 好運一點的,你會知道自己其實只是在吊命,死期來臨時,你都死得眼閉;沒運的,會潛意識地騙自己,一切都仍有希望,你們還可以變回當日的相親相愛,水乳交融,於是到死神來找你時,你的打擊有如世界末日,信念崩潰,生不如死。 人的壽命,沒有人能夠掌握,但愛情的壽命,其實一直在你倆的手中。 就讓愛情完結得有尊嚴一點,好嗎? 陳詠燊@ Sunnyhahaha 若喜歡這篇文章,請Share,謝謝。 Fan page:http://www.facebook.com/SunnyhahahaChan (圖片來源:電影《Stuck in Love》  圖片文字: 陳詠燊 ) 陳詠燊最新專欄結集《怎樣的女人擁有愛 – 7個叫女人不快樂的自以為是》,現已登陸各大書局!  

《有一天,你覺得他不值得得到快樂》

  他有幾值得你去愛?又或者可悲一點的,他有幾值得你留下來?衡量當然方法各有不同,其中一個我所相信的是:你們多能治癒到對方的傷痛。 還記得你上一次很愛很愛一個人的時候的感覺嗎?你對著心愛的他,你的腦中都在想甚麼? 你會希望他每天都過得好,每天都快樂。於是你心甘命抵,不計回報的付出一切,想他開心。若然他遇上傷痛時你會怎麼想?希望他能遠離傷痛,或者讓傷痛是盡快得到治癒。 於是你做很多的事情,希望他至少在你的面前懂得笑,至少能給他一個逃離負能量的小天地。 當然,想做與做得到從來都是兩碼子的事,於是可能你一時用錯力,又或者你倆對快樂的定義出現了分歧,於是還是分開了。 關係可以分,但愛一個人的初心,是不應該被改變的。 這份初心,你對著今天他,還找得到嗎?或者另一個對你更大影響,而你又不能改變的是,反過來,你有感受到他對你有著一份愛一個人的初心嗎? 你們今天的相處,你們還能讓對方快樂嗎?又或者,你們還能帶對方離開傷痛嗎? 再低層次一點,如果你們還有那顆心,你們還可能值得留下來,找方法去解決困難。 但若然,你根本早就不再能夠讓他快樂,甚至開始不覺他值得得到快樂,反之,他亦沒有再付出一丁點的心力,打算讓你至少有一個懂得微笑的人生,你就知道根本在發生甚麼事了。 你們,根本就是對方傷痛的源頭。 陳詠燊@ Sunnyhahaha (AM730) 若喜歡這篇文章,請Share,謝謝。 原文連結:https://www.am730.com.hk/column/Lifestyle/有一天,你覺得他不值得得到快樂-77854 Fan page:http://www.facebook.com/SunnyhahahaChan (圖片來源:電影《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 》 圖片文字: 陳詠燊 ) 陳詠燊最新專欄結集《怎樣的女人擁有愛 – 7個叫女人不快樂的自以為是》,現已登陸各大書局! #‎征服愛情

《「不安全感」是怎樣煉成的?》

  大家都愛說另一半多疑,但疑心又是從哪裡來? 不安全感。   先上一課成語課。大家都聽過「瓜田李下」吧,這個成語其實是來自「君子防未然,不處嫌疑間。瓜田不納履,李下不整冠」。大概意思是作為一位君子,應該要防患於未然,別讓自己身處於嫌疑之間。所以我們不會在瓜田之中彎身整理鞋履,因為太容易讓人以為你偷瓜;我們也不會在李樹下整理自己的帽子,因為這也會很輕易被人誤會你在偷李子吃。   以上的不是拋書包,我都只是小時候在《成語動畫廊》跟熊貓博士學回來的(完全聽不明我在講甚麼的年輕朋友,恭喜你),而這個故事卻讓我從小就已明白一個道理──要避免嫌疑,當事人從來都有責任。   我們都愛怪身邊的人疑心重,但你有否想過,究竟他疑心重的成因是甚麼?你想改變對方的想法之前,先要了解自己應該要付幾多的責任。   若然你身邊的異性總是多如走馬燈,你解釋不了關係之餘,他們還偶爾與你私下聯絡,語氣又曖曖昧昧;你兩天不覆一次訊息,問你到哪裡去你,你又神神秘秘支吾以對…,你又怎可以怪另一半不去起疑心?   很多時,大家都愛用「信任」兩個字去解決所有問題。「你愛我,就要信我!」老實說,這只是好聽的門面話而已。將一切推給一個「信」字,其實只代表你懶去解決問題,懶去維繫雙方之間的關係。它的難聽與推卸責的程度,與香港政府將香港一切問題,推到大家不夠「和諧」之上,是一樣的。 簡單一句,當他反過來與另一個異性做著與你一模一樣的事情時,你也會起疑心嗎?一定會。世事就是這樣的公平。 你愛他,你就有責任不作一些讓對方起疑心,甚至感到不安的事。你與某些異性真的只是普通朋友?你就光明正大介紹他認識;你的工作真的忙到兩天都覆不了whatsapp?你至少坐車時擠一分鐘出來,覆一個訊息給他吧。 若然你覺得他愛你,就應該信你,反之你愛他,也就應該讓他心安。 相愛,就總要作出某些的犧性。一丁點的妥協都不願付出的話,你又有多愛他?   陳詠燊@ Sunnyhahaha 若喜歡這篇文章,請Share,謝謝。 Fan page:http://www.facebook.com/SunnyhahahaChan (圖片來源:電影《La La Land》  圖片文字: 陳詠燊 ) 陳詠燊最新專欄結集《怎樣的女人擁有愛 – 7個叫女人不快樂的自以為是》,現已登陸各大書局!

《回首間,原來已經跨過生和死》

  我與三位讀書時代的兄弟,一直都有個Whatsapp group。朋友group的用途嘛,就像這個年代的你我他一樣,都是用來幾個月約一次飯聚,平時忙裡偷閒吹個水。 有一天,其中一位老友G突然Post了一句話:我早排入咗ICU,今日先出院。 收到訊息之時,我正與孩子在台灣旅行,忙亂中也只覆了幾句關心話便算。之後隔了一段時間,定了下來再想想,才發現──其實事情很嚴重。 原來,他十幾天前突發性地呼吸困難,召喚了救護車入院,之後醫生決定要立即幫他插喉,跟著他就足足昏迷了八天! 八天過後,他再臥床休養了數天,之後身體虛弱地出院,甚至走路都要重新練習。 那八天他看見了甚麼?他說意識上是知道自己在醫院的,但幾天來的夢境中,卻見不到任何一個認識的人(但其實家人都在旁邊照顧著他),只是一個人在陌生的醫院裡,面對著一個又一個的死亡恐懼。 那幾天,他無論在心理上,還是身體上,都是跨越著生和死。 然而,就在他經歷著生死之間的十多日間,我們另外這三位朋友在做甚麼?如常的上班,與吃喝玩樂。因為這個whatsapp group,平均都是一星期才聊幾句廢話,而當中有任何一個人十多天沒有留言,根本是正常不過的事情,任誰都不會特別去留意。 但事情,就在這份無意之間發生了。 原來當我們回頭一看,才發現吃人的海嘯曾經來過,只是我們都睡得太熟而察覺不到。 上星期,我們終於又能繼續齊齊整整地坐在一起吹水。 能夠擁有那個場面,其實是一份多大的福氣? 天有不測之風雲,請將時間,留給真正值得做的事,與真正值得見的人。 陳詠燊@ Sunnyhahaha (AM730) 若喜歡這篇文章,請Share,謝謝。 原文連結:https://www.am730.com.hk/column/Lifestyle/回首間,原來已經跨過生和死-76720 Fan page:http://www.facebook.com/SunnyhahahaChan (圖片來源:電影《To the Wonder》 圖片文字: 陳詠燊 ) 陳詠燊最新專欄結集《怎樣的女人擁有愛 – 7個叫女人不快樂的自以為是》,現已登陸各大書局! #‎征服愛情

愛上夜總會的80後

與男性友人F認識多年,他條件不俗,收入比上不足比下有餘,自從多年前與一個女孩分手後,就沒有再認真的拍過拖。一次聊天中,發現了他一個秘密──原來他近年,成為了夜總會的常客。 對,是油麻地、旺角、尖沙咀掛著霓紅招牌,有舞小姐陪坐的卡拉OK夜總會。 他大約每一、兩個星期就會有一晚,約同三幾個朋友,一起尋樂。坐下來開支酒,找幾個女孩陪坐,聊聊天,猜猜枚,最後每人帶著一個女孩回去,幹個天昏地暗。 在很多人的認知中,這些夜總會的常客,應該都是上一輩的生意人,又或者是一些內地的叔父,但據他所說,現在不少二十歲尾、三十歲頭,正值壯年的男人,也很喜歡光顧這些夜總會。 這些夜總會消費不菲,酒水、女孩、買鐘出街、肉金,統統都是錢,質素好一點的,一個人一個晚上花上四、五千是等閒事。朋友收入雖不算低,但每月花萬多元在此,也確是一項嚇人的支出。 老實說,在香港要用錢來滿足慾望,還有很多明買明賣的方法,為甚麼他偏要選最昂貴的一種? 他就是愛上了場內那種,一點也不明買明賣的矛盾。 在夜總會裏,你付了錢,也絕不代表你就會得到女孩擁簇的皇帝式待遇。 你請了女孩來陪坐,那些女孩也有權表現得冷冷淡淡,手也不想讓你碰,又或者與你來個行貨式應對,敷衍地猜枚。 你要玩得開心投入?就要花心思,花口才對討這些女孩歡心。 成功的話,女孩們可能會待你如情投意合的一夜情人,在房內抽煙喝酒玩個痛快,最後甚至連肉金都可以打折。失敗的話,你即使再加錢,她也可能以頭痛為名,拒絕與你在今晚再進一步。 他每月花上萬多元,就是為了追求那一點點的成功感。 既然他都願意花心思去逗女生,為甚麼不去用同樣的心思去好好地發展一段感情? 因為…「我現在已經比拍拖還要開心了!」他說。 在夜總會裏,他得到了對一個女孩好奇、追求、猜心的快樂;得到了征服芳心的成功感;最後還得到了性的滿足。同時間,他卻免卻了責任、承諾,以至男女相處、感情發展的問題。 愛情裏最有快感的部份,他全都得到了;最煩惱的部份,他免除了。 愛上夜總會的男人,其實仍然享受愛情,不過只接受他願意面對的一部份。 若其他明買明賣的性行業,賣的是「性」,那麼夜總會賣的,其實是「情」。 而且更重要是,他們在那裏,每一晚都是新開始,每一晚都是一段新戀情。   女人問:男人真的可以為了「性」,而願意付出高昂的代價嗎? 男人答:「性」是男人最基本的慾望,然而慾望也有層次之分,會讓男人失去理智,不願一切的,其實從來都不會是簡單的「性」,而是複雜的「情」。     陳詠燊@Sunnyhahaha 如喜歡我的文字,請Share給你的朋友,謝謝。 (圖片:互聯網)   更多散文結集,請到-- 陳詠燊@Sunnyhahaha Facebook專頁:http://www.facebook.com/SunnyhahahaChan 微博:http://weibo.com/sunnyhahahachan 《征服愛情》著作系列,各大書局好評發售中:  

今時今日,我才不會去買樓

有報道說,香港有七成拍拖兩年以上的情侶,一定要買到樓才結婚。 用一件身外物,來為自己的人生大事作決定性指標,是香港式的生存之道吧。 我不是經濟學家,對經濟與樓巿也沒有研究,但我只認為人生除了錢與樓之外,應該還有更多的可能性。 恰巧與一個八十後的女孩談到婚姻問題,她就強調已與男友取得共識,儲到錢買樓才結婚。我問:「點解唔可以租?」 她說:「咁咪即係幫人供樓囉!供自己嘅樓,點都係自己嘅。」 相信,這應該就是大部份香港人的經濟學吧。 但今次,我不是同你講經濟。 首先,我本身是贊成買樓的,那些租不如供的理論我也很認同,但不是在這個不合邏輯的世道內。很簡單,太古城五百呎要一千萬?點解你仲要用畢生的積蓄來同佢癲? 假定你倆是情投意合,早就適宜生活在一起,而你們在這個世道仍決定要先買樓再一起住(你原本就好有錢,又或者有層樓就另計吧),那你究竟要儲多久的錢,才夠首期去陪這班人去玩這個不合邏輯的遊戲? 三年?五年?十年? 就取個中位數五年吧(雖然都已經沒有甚麼可能)。節衣縮食地儲五年錢,你可能最後成功地付到首期,買到一層至少可能已經要七百萬的上車盤(除非你份工搵好多錢,否則同樣都其實冇乜可能)。 這五年,你犧牲了甚麼?你犧牲了原本早五年就可以擁有的共同生活,犧牲了原本可以好好地組織的一個家庭的五年快樂時光,犧牲了一個都巿人應該擁有的優質生活。 最重要是,你犧牲了最青春的那五年應享有的生活自由與放肆。 犧牲這麼大,捱過了五年後,你又擁有了甚麼? 你擁有了只得四、五百呎的上車盤,與及--與之前一模一樣的生活,因為買樓這回事,你一天未供完,它其實都不是屬於你的。 樓,其實是債務。 為了繼續供下去,你討厭你的工作但卻不敢轉工,你想回家見孩子但要捱OT,你有一些賺不到錢的理想但不敢再浪費時間去做了。 其實你最後,是犧牲了人生的可能性。 我在一間大機構工作了五年,人工不俗,上年開始,我覺得工作愈來愈偏離我的人生方向,於是上年年尾,我轉工,甚至轉行了。 我由一個經理轉了去教書。老實說,是減人工走的,但我找回自己了。 我沒有樓,沒有債,新人工也夠食夠住夠養我個仔,點解唔走? 這就是選擇權。 我太太說得對,若果你這一刻就要離開人世,回望人生,你會因為玩夠、試夠而無憾,還是只剩下一年又一年辛勤工作的片段,與及一層未供完的樓加還有N年的樓債?   陳詠燊@Sunnyhahaha (am730.com) fan page:http://www.facebook.com/SunnyhahahaChan (圖片:互聯網/ 圖片文字:陳詠燊) 原文:http://www.am730.com.hk/column-250381 陳詠燊 X 黃婉曼 最新著作《床頭的秘密 – 其實他沒有想像中那麼愛你》,各大書局熱賣中。

《當我們失去了「被需要感」》

愛,是相向的,我們愛人,也渴望被愛。你還愛不愛一個人,要知道,不難;他還愛不愛你?想知道的話,我們免不了都要猜度一翻。 而「被需要感」就是其中一個指標。 另一半有時都不會明白,甚至自己都會混淆了,明明他極需要我的照顧,否則他是否活得下去也成問題。為甚麼我仍然覺得,他不是真正的需要我? 為了讓自己的價值提高,於是你更努力。照顧得他更無微不至。最後,你甚至決定黏得他更緊,逼他一定要需要你。 然而最後,你仍然覺得價值沒有被提升,你越努力,黏得越緊,你的心越空。因為連你自己都知道,你在不停地用著死力,但除了這份死力,你已經不知可以再做甚麼。一切,都真的無能為力。 其實,你最渴望在他身上,得到一個怎樣「被需要的」價值? 愛,是相向的。反過來想想你自己,你就會明。你為甚麼需要他?因為他會讓你快樂。 所以,你最想「被需要的」,是一個可以讓他快樂的身份。 你最想做到的是,原來你的付出,與他的快樂,是有關的。你是世界上最容易讓他感到快樂的人。 我們經常把「被需要」與「依靠」混淆。然而請記著,快樂,是需要空間的。 所以,若你想他再次需要你,請你先做一些會讓他快樂的事。追魂Call會讓大家快樂嗎?不會,就不要打;問長問短會快樂嗎?不會,就不要問;單向的貼身膏藥會快樂嗎?不會,就放棄吧。 被需要,與連體嬰,是兩回事。世界上大部份連體嬰如果有得揀的話,都會想做手術甩開對方的。 那麼,怎樣可以表達自己對他的需要?又或者讓他被需要? 每天,一個好好的擁抱就夠了。 你們多久沒有好好擁抱過了?今晚,就好好地抱個一分鐘吧。 這一分鐘,就足夠他一天的快樂了。 當然,首要條件是──他仍然愛著你的話。   陳詠燊@ Sunnyhahaha 若喜歡這篇文章,請Share,謝謝。 Fan page:http://www.facebook.com/SunnyhahahaChan (圖片來源:電影《Dear John》 圖片文字: 陳詠燊 ) 陳詠燊最新專欄結集《我們要錯過多少個 以為對的人 才知道什麼是對》,現已登陸各大書店。

《最不值得挽回的分手》

  分手,可以有無數的理由。‭ ‬價值觀不同,性格不合,家人反對,社會壓力,見異思遷,有第三者,出軌被斷正…通通都可以引至分手。應不應該挽回?就看對方有多值得,又或者自己有多愛吧。 然而,又有哪種分手,最不值得去挽回?暫不告訴你我的看法,姑且先看一下,上述的原因,有甚麼共通點。 價值觀、性格不合,是相處上出了問題;家人、社會壓力,是有外在力量來破壞關係;第三者、出軌,就是其中一方愛上了別人。 簡單的說,就是上述的分手,全都是有原因,有事情發生的。就像是你兩好好地坐在餐廳吃飯,突然有輛貨車撞埋來,把你們撞開,煞了你們的風景一樣。面對意料之外的挑戰,大家一起去面對,還有一份同氣連枝的價值。 那麼,還有甚麼可能性,會比起貨車撞過來更壞? 就是──根本現埸一片安寧,但他也寧願離座而去。 沒有挑戰,沒有衝突,但他就是感到離開你,原來會更快樂一些。有發生過相處上的磨擦嗎?沒有;有外來的壓力嗎?沒有;他有愛上了另一個人嗎?也沒有。 他就是單純地想離開你。你們兩個之間,根本不同氣,不連枝。 若你們是一棵樹,就是外頭明明沒有打風,樹木辦也沒有看中你們,施以魔爪,但就是你倆的樹根出了事,樹心出了事,於是與人無尤地倒了下來。 所以分手之中,最不值得挽回的,不是你們之間發生了甚麼事,而是──你們之間根本沒有發生過甚麼事。文雅一點的,叫「沒有感覺」;口語一點的,叫「冇Feel」。 他提出的分手,背後沒有涉及任何威逼或利誘,而是根源地,自願地想離開你。 一個人即將被車撞,你還可以奮不顧身去救他,但原來那場車禍根本是他策劃的,你還可以怎麼做? 他都不愛你了,你還要一廂情願到甚麼時候?   陳詠燊@ Sunnyhahaha 若喜歡這篇文章,請Share,謝謝。 Fan page:http://www.facebook.com/SunnyhahahaChan (圖片來源:電影《The Transporter Refueled》 圖片文字: 陳詠燊 ) 陳詠燊最新專欄結集《為什麼男人最怕的 總是女人最愛》,現已登陸各大書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