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st May, 2017
Edit

身份

去年開始,證明了自己一直的堅持終於見效。堅持了什麼?只是讓大家知道我的身份而已。

印象從yahoo的那一個平台開始,一寫就寫十年,因為借了一個叫做「部落格Blog」的平台來發表文章,因此被好多人界定自己為「Blogger部落客」。

一直,好努力、好不厭其煩,跟別人一次又一次的解釋,重複又重複著同一個概念但不同的演譯。然而,效果只有百分之二十而已。

我現在擁有一個自己的網頁,我一直都稱呼為網頁……但,大家(或者說公關朋友比較多),都為稱它為-Blog。我有自己的domain、有自己架的server,沒有依賴一個平台。我是一位旅遊書作者,都已經大大話話出了23本之多了,有實用類的,也有遊記半文學半工具書的。我希望透過自己的平台,在沒有太多限制下,可以帶大家遊一個自己喜歡的地方,有心得也有一些深度的文章,嚴如一份網上的雜誌,只是所有工作都由我來做吧﹗

近年,港台出現了一個流行用語,叫「KOL」,即是「Key Opinion Leader」,有公關朋友跟我說我是這類人,我說看你怎麼定義,這些稱呼,本來是專業的用語,但當大家濫用又變得cheap了,人人都是KOL,你有個keyboard、有個facebook、有個IG就可以了。

我有時很傳統,這些新來的名詞接受不來,比較喜歡用回Columist專欄作者、Author作者或者Journalist記者,這樣就是簡單直接了當,一看就知你在做什麼。許多年前得到這裡的Editor邀請開始在這裡寫文章,好像也叫Columist吧﹗這些比較好用的名詞,現在已不及KOL或者Blogger來得方便,但我看這兩個詞語在某些角度下,可能就變得模糊,甚至是「不專業」的代名詞,但明明KOL就是隱含了專業的意思。

近來,我這「煩音」終於都有點成效,近來跟找我一起合作的品牌,如SONY MOBILE或者 DC Fever,都把我列入為攝影之界別,或者說是一個旅遊攝影師,因為我的書都是自己一腳踢寫、攝、plan。不是說我的攝影投巧高超,而是我只是希望得到一個相對的身份吧。

相片入面的一本書,是我那天在好樣文房裡面看到的,至於好樣文房是一個什麼地方,留待日後再說吧,或者我會回到自己的網頁去分享。植田正治是一位日本的攝影大師,近來我在鳥取植田正治寫真美術館中看過好多他的作品,漸漸對他產生了興趣,看到文房有他的作品集,很興奮的拿起來看吧﹗好想說說植田正治,不過如果在Cosmopolitan說這個話題看來就是太深,還是乖乖的回到自己的網頁吧﹗這個應該不是Blogger會說的話題。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