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Hot Post

身份

去年開始,證明了自己一直的堅持終於見效。堅持了什麼?只是讓大家知道我的身份而已。 印象從yahoo的那一個平台開始,一寫就寫十年,因為借了一個叫做「部落格Blog」的平台來發表文章,因此被好多人界定自己為「Blogger部落客」。 一直,好努力、好不厭其煩,跟別人一次又一次的解釋,重複又重複著同一個概念但不同的演譯。然而,效果只有百分之二十而已。 我現在擁有一個自己的網頁,我一直都稱呼為網頁……但,大家(或者說公關朋友比較多),都為稱它為-Blog。我有自己的domain、有自己架的server,沒有依賴一個平台。我是一位旅遊書作者,都已經大大話話出了23本之多了,有實用類的,也有遊記半文學半工具書的。我希望透過自己的平台,在沒有太多限制下,可以帶大家遊一個自己喜歡的地方,有心得也有一些深度的文章,嚴如一份網上的雜誌,只是所有工作都由我來做吧﹗ 近年,港台出現了一個流行用語,叫「KOL」,即是「Key Opinion Leader」,有公關朋友跟我說我是這類人,我說看你怎麼定義,這些稱呼,本來是專業的用語,但當大家濫用又變得cheap了,人人都是KOL,你有個keyboard、有個facebook、有個IG就可以了。 我有時很傳統,這些新來的名詞接受不來,比較喜歡用回Columist專欄作者、Author作者或者Journalist記者,這樣就是簡單直接了當,一看就知你在做什麼。許多年前得到這裡的Editor邀請開始在這裡寫文章,好像也叫Columist吧﹗這些比較好用的名詞,現在已不及KOL或者Blogger來得方便,但我看這兩個詞語在某些角度下,可能就變得模糊,甚至是「不專業」的代名詞,但明明KOL就是隱含了專業的意思。 近來,我這「煩音」終於都有點成效,近來跟找我一起合作的品牌,如SONY MOBILE或者 DC Fever,都把我列入為攝影之界別,或者說是一個旅遊攝影師,因為我的書都是自己一腳踢寫、攝、plan。不是說我的攝影投巧高超,而是我只是希望得到一個相對的身份吧。 相片入面的一本書,是我那天在好樣文房裡面看到的,至於好樣文房是一個什麼地方,留待日後再說吧,或者我會回到自己的網頁去分享。植田正治是一位日本的攝影大師,近來我在鳥取植田正治寫真美術館中看過好多他的作品,漸漸對他產生了興趣,看到文房有他的作品集,很興奮的拿起來看吧﹗好想說說植田正治,不過如果在Cosmopolitan說這個話題看來就是太深,還是乖乖的回到自己的網頁吧﹗這個應該不是Blogger會說的話題。

適合家庭、朋友的台北公寓 華泰瑞舍

前幾天抽了點時間,去了台北一轉,已經一整年沒有踏足過台北了。短短4天時間,我就要做很多的事情,找台灣的朋友聚舊、去旅展、喝咖啡,還有跟朋友一起的行程。因為這次是4個人的旅行,所以我們在找酒店時,也花了點時間。 後來我想起之前有合作過的華泰集團,他們有很多不同style的飯店,在捷運雙連站的華泰飯店在台北很有名。budget有限,當然不是住華泰啦﹗我這次是入住他們的公寓式的飯店-華泰瑞舍。 這個地點對於我常常住在台北車站跟中山站的人,確實是有點不方便,走去捷運站就是有7分鐘的路程。不過,這裡是公寓式的飯店,基本上你住超過3天的話,就不會覺得有很大的問題了。最重要的是……這裡有4個人可以入住的家庭房﹗ 雙人房間 不過,事情並不是那麼簡單,因為5月6號這一天滿房了﹗所以我們分開了各自一間雙人房。這間是我朋友的房,兩個男人竟然喜歡這一間,原因是因為電視機可以轉……天呀﹗ 這家是我跟另一位朋友的,房間比他們的大一點,有一個寬敞一點的客廳,客廳後面就是床,空間感比較強。不過那兩位怪怪的男生卻喜歡那家小小的房。 \ 男生還有喜歡這個panasonic的音響器材,我也喜歡只是因為型號比較舊,所以沒有藍芽,要去Front Desk去拿音源線才行,而且電話一定要放在旁邊,可是又離我的床有點遠,難怪男生喜歡小的房間吧﹗ 其實如果多住幾天,與家人前來,特別是有小朋友的話,這裡的廚房一定會喜歡。 這裡連廚具餐具都一應俱全,不用煩惱。記得有一次在旺季去日本,逼不得已要住進Airbnb(幸好那家有牌照),那個廚房總是欠缺了一些廚具,真的很頭痛,那次我是去工作兩星期的時間……。 很多精品飯店,Soft Drink跟零食都是免費的,這裡也一樣。 四人房間Oasis 重點來了,這是我們訂的4人家庭房,客廳是超大的﹗別以為好貴,如果在官網上,你選一些入住方案,例如早鳥或者是連住3晚,有時淡季或許可以更便宜。 這是套房,裡面有浴室,整個房間有兩個浴室,這樣就不用爭廁所了﹗而且還有一張書桌,終於都可以晚上工作,這陣子我因為都出差在外,很難花時間寫稿。你可能會覺得奇怪,為什麼我要在旅行中工作,其實來台北前已經放假一個星期帶爸媽去日本玩,晚上已經沒時間工作,這是因為我是一位Freelancer,所以……有時工作案子太趕還是要做。 這是兩位男生的房間,比前一晚的大了一點,但他們還是說比較小房間,不知道為什麼要那麼親密…… 房卡有兩張,上面有wifi密碼,這裡的密碼跟我前幾天在青森的真的快很多,所以別以為日本是先進國家一定會很好,其實不是,日本人對於公平使用這原則蠻緊張的…… Lounge 在B1F是一個Lounge早餐跟小吃都在這裡,早餐過後,基本上這裡24小時都有東西吃的。 兩位在選食物的朋友(錯重點)。 食物的款式不是很多,不過這天有我喜歡的豆漿,隔天沒有真的很失望。本來也喜歡吃白粥,可惜這裡沒有花生跟肉鬆。 這裡有一個沙律吧,旁邊有一部榨汁機,你可以把生果和蔬菜榨汁來喝,這樣的早餐就很不錯了。 晚上這裡就有吃不完的零食跟飲料。 還有一個娛樂的角落。 ◎華泰瑞舍◎ 房價:如果像我這樣連住3晚,提早14天訂房,假日房價是TWD36960,大概是每人TWD9240住三晚(如果是提早一個月訂會再平一點)。看似有點貴,但如果是希望有大空間,加上有小朋友或者老人家,這個價錢就可以讓他們方便一點。 網頁:https://www.gloriaresidence.com/index.php?lang=zh-Hant&page=home

稱身

記得好多年前,應該說自畢業後,由第一份工到第三份工,我可算是位不折不扣的OL。第一份工在保險公司工作,在同事的「耳濡目染」下,總覺得上班應該要有一個名牌手袋才對。 什麼Gucci,LV,BV,Chanel等,我總是渴望有一個。由於公司在海港城,附近本來就是給名牌包圍。好不容易待Gucci減價,我還是捨不得花1/3份人工去買個包包。 到第三份工,同樣是保險公司,我經過了PR Agency的地獄生活,從保險Agency轉入公司內部做PR,遠離了一班「靠衣裝」的同事,雖然公司同樣在給名牌包圍的時代廣場,但已經沒有那種很想要的虛榮感。 這時也同樣開展著我的旅遊記者生活,我開始去了解很多日本品牌的故事,一些老店的經營之道,或者一位利用單車賣包包的女生的故事,這時才知道什麼才是「名牌」,不是「有名的名」,而是真正的「brand name」。 現在我追求的包包是「稱身」為主,我本來就不是一個很斯文的人,自從離開了辦公室,我連高跟鞋都扔掉。我的客人根本不是「名牌」的追求者,日本人反而對於自己本土品牌更是情有獨鍾。近年我愛上帆布袋,我的「信三郎」帆布袋曾經成為我和客人的話題。 最近去台北,我花了錢買了一個台灣製造的帆布袋,品牌叫「磨菇」。品質很好,設計貼心又簡約,很適合我在假日時用。 或者好多人買一個包包為了面子,也許從來不知道Coco Chanel是何許人。不過,當你選擇一個包包的時候,究竟是真的在選擇一個品牌,還是只是追求那一刻的虛榮快感呢?把那個名牌包包穿在自己身上,又是不是跟你搭配到呢?

Facebook的一場遊戲

剛去了台北一趟,在緊湊的行程中,擠出了時間跟朋友聚一下。這些朋友不是知名部落客就是從事網絡媒體,我們因爲網絡而認識,走在一起也不時聊起網絡媒體的日常。 太久沒見,我也慶幸認識到這樣的朋友,特別是一群部落客,是非之多,令我在香港成為異類,因為從來都不喜歡「埋堆」,那些什麼博寫春茗之類,我真的不知如何面對。 或者,從來都是拿著「做好自己的個性」,因為雖成為異類但沒有是非。做日本旅遊的人不多,在香港更少,自然更易無風起浪。 我們談起去年一場風波,誰是誰非不是討論的重點,重點是個人態度。我們幾個雖是略有人認識的部落客,但臉書的粉絲卻算不上多,肯定沒有幾十萬粉絲,原因我們經營的是內容而不是經營人氣。 盲目追求那幾十萬,最終走火入魔的人大有人在。我只是希望做好內容給人家看,近年尚算有點成續,起碼找我合作的品牌如Sony mobile和JTB,是為著我的內容而來。你以為sony找我寫3C,我告訴你我只需要幫他們用手機拍照而已,很多人都不相信,以為我是那些R贊助的部落客。我感激他們把我當成攝影師、記者和一位喜歡日本的旅人,這才是我,而不是部落客。 Facebook的數字只是一場遊戲的計分方法,你可以選擇自己的路。我不懂social,有些人或者眼紅我跟某些PR關係很好,原因我只會把心拿出來交朋友,無論他們最終有沒有給我工作機會,只要有話題我都會和他們分享想法,想找什麼人合作,我如果有合適的人都會推薦,人品好質素好就是首要。 我把自己的東西定位得很清楚,有人說為什麼不多分享日本的新資訊,這樣可以賺很多粉絲,我說這些臉書已經有很多,無謂去做重複的東西,沙米的專頁就只是做沙米想做的,這樣就很夠,我只希望做一些別人做不到的東西。

適合家庭、朋友的台北公寓 華泰瑞舍

前幾天抽了點時間,去了台北一轉,已經一整年沒有踏足過台北了。短短4天時間,我就要做很多的事情,找台灣的朋友聚舊、去旅展、喝咖啡,還有跟朋友一起的行程。因為這次是4個人的旅行,所以我們在找酒店時,也花了點時間。 後來我想起之前有合作過的華泰集團,他們有很多不同style的飯店,在捷運雙連站的華泰飯店在台北很有名。budget有限,當然不是住華泰啦﹗我這次是入住他們的公寓式的飯店-華泰瑞舍。 這個地點對於我常常住在台北車站跟中山站的人,確實是有點不方便,走去捷運站就是有7分鐘的路程。不過,這裡是公寓式的飯店,基本上你住超過3天的話,就不會覺得有很大的問題了。最重要的是……這裡有4個人可以入住的家庭房﹗ 雙人房間 不過,事情並不是那麼簡單,因為5月6號這一天滿房了﹗所以我們分開了各自一間雙人房。這間是我朋友的房,兩個男人竟然喜歡這一間,原因是因為電視機可以轉……天呀﹗ 這家是我跟另一位朋友的,房間比他們的大一點,有一個寬敞一點的客廳,客廳後面就是床,空間感比較強。不過那兩位怪怪的男生卻喜歡那家小小的房。 \ 男生還有喜歡這個panasonic的音響器材,我也喜歡只是因為型號比較舊,所以沒有藍芽,要去Front Desk去拿音源線才行,而且電話一定要放在旁邊,可是又離我的床有點遠,難怪男生喜歡小的房間吧﹗ 其實如果多住幾天,與家人前來,特別是有小朋友的話,這裡的廚房一定會喜歡。 這裡連廚具餐具都一應俱全,不用煩惱。記得有一次在旺季去日本,逼不得已要住進Airbnb(幸好那家有牌照),那個廚房總是欠缺了一些廚具,真的很頭痛,那次我是去工作兩星期的時間……。 很多精品飯店,Soft Drink跟零食都是免費的,這裡也一樣。 四人房間Oasis 重點來了,這是我們訂的4人家庭房,客廳是超大的﹗別以為好貴,如果在官網上,你選一些入住方案,例如早鳥或者是連住3晚,有時淡季或許可以更便宜。 這是套房,裡面有浴室,整個房間有兩個浴室,這樣就不用爭廁所了﹗而且還有一張書桌,終於都可以晚上工作,這陣子我因為都出差在外,很難花時間寫稿。你可能會覺得奇怪,為什麼我要在旅行中工作,其實來台北前已經放假一個星期帶爸媽去日本玩,晚上已經沒時間工作,這是因為我是一位Freelancer,所以……有時工作案子太趕還是要做。 這是兩位男生的房間,比前一晚的大了一點,但他們還是說比較小房間,不知道為什麼要那麼親密…… 房卡有兩張,上面有wifi密碼,這裡的密碼跟我前幾天在青森的真的快很多,所以別以為日本是先進國家一定會很好,其實不是,日本人對於公平使用這原則蠻緊張的…… Lounge 在B1F是一個Lounge早餐跟小吃都在這裡,早餐過後,基本上這裡24小時都有東西吃的。 兩位在選食物的朋友(錯重點)。 食物的款式不是很多,不過這天有我喜歡的豆漿,隔天沒有真的很失望。本來也喜歡吃白粥,可惜這裡沒有花生跟肉鬆。 這裡有一個沙律吧,旁邊有一部榨汁機,你可以把生果和蔬菜榨汁來喝,這樣的早餐就很不錯了。 晚上這裡就有吃不完的零食跟飲料。 還有一個娛樂的角落。 ◎華泰瑞舍◎ 房價:如果像我這樣連住3晚,提早14天訂房,假日房價是TWD36960,大概是每人TWD9240住三晚(如果是提早一個月訂會再平一點)。看似有點貴,但如果是希望有大空間,加上有小朋友或者老人家,這個價錢就可以讓他們方便一點。 網頁:https://www.gloriaresidence.com/index.php?lang=zh-Hant&page=home

身份

去年開始,證明了自己一直的堅持終於見效。堅持了什麼?只是讓大家知道我的身份而已。 印象從yahoo的那一個平台開始,一寫就寫十年,因為借了一個叫做「部落格Blog」的平台來發表文章,因此被好多人界定自己為「Blogger部落客」。 一直,好努力、好不厭其煩,跟別人一次又一次的解釋,重複又重複著同一個概念但不同的演譯。然而,效果只有百分之二十而已。 我現在擁有一個自己的網頁,我一直都稱呼為網頁……但,大家(或者說公關朋友比較多),都為稱它為-Blog。我有自己的domain、有自己架的server,沒有依賴一個平台。我是一位旅遊書作者,都已經大大話話出了23本之多了,有實用類的,也有遊記半文學半工具書的。我希望透過自己的平台,在沒有太多限制下,可以帶大家遊一個自己喜歡的地方,有心得也有一些深度的文章,嚴如一份網上的雜誌,只是所有工作都由我來做吧﹗ 近年,港台出現了一個流行用語,叫「KOL」,即是「Key Opinion Leader」,有公關朋友跟我說我是這類人,我說看你怎麼定義,這些稱呼,本來是專業的用語,但當大家濫用又變得cheap了,人人都是KOL,你有個keyboard、有個facebook、有個IG就可以了。 我有時很傳統,這些新來的名詞接受不來,比較喜歡用回Columist專欄作者、Author作者或者Journalist記者,這樣就是簡單直接了當,一看就知你在做什麼。許多年前得到這裡的Editor邀請開始在這裡寫文章,好像也叫Columist吧﹗這些比較好用的名詞,現在已不及KOL或者Blogger來得方便,但我看這兩個詞語在某些角度下,可能就變得模糊,甚至是「不專業」的代名詞,但明明KOL就是隱含了專業的意思。 近來,我這「煩音」終於都有點成效,近來跟找我一起合作的品牌,如SONY MOBILE或者 DC Fever,都把我列入為攝影之界別,或者說是一個旅遊攝影師,因為我的書都是自己一腳踢寫、攝、plan。不是說我的攝影投巧高超,而是我只是希望得到一個相對的身份吧。 相片入面的一本書,是我那天在好樣文房裡面看到的,至於好樣文房是一個什麼地方,留待日後再說吧,或者我會回到自己的網頁去分享。植田正治是一位日本的攝影大師,近來我在鳥取植田正治寫真美術館中看過好多他的作品,漸漸對他產生了興趣,看到文房有他的作品集,很興奮的拿起來看吧﹗好想說說植田正治,不過如果在Cosmopolitan說這個話題看來就是太深,還是乖乖的回到自己的網頁吧﹗這個應該不是Blogger會說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