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th January, 2014
Edit

《嗜好》

《嗜好》

 

一位朋友,酷愛「膽機」,亦就是無間道中那種「浮」出來的人聲音響。

 

曾經在他的家中作客,打開互動新聞台,由那幾台喇叭所發出的聲音,我輕嘆了一句:「真係好似周嘉怡係我前面講野。」

 

玩音響是一條不歸路,動輒兩三萬的機,當你愈是專業,便愈是追求得更高,而高要求只有一條殘酷的金錢之路。

 

有一天,他突然不再玩音響了。你猜猜原因是什麼?

 

因為,他生了一個女兒。

 

本來我們一年總會到他的家作客,看足球比賽、玩最新的PS4、以及聊天喝酒看電影。最近卻變成了偶然的飯聚,而他,亦從一個不羈的浪子,搖身一變成為一個慈父。

 

平日會說足球的他,改說了湊女經;

喜歡Mini Cooper的他,換了方便接送女兒的SUV;

當年傳閱朋友閃咭的他,今天電話只留下女兒的萌照。

 

那晚飯後,到他的家聊天,身價四萬五的音響沒有了。我打趣的問:「是不是怕你的小哥斯拉一手將音響推到,所以賣了?」

 

他說:「我怕音響會壓到小孩,所以賣了。」

 

雲石地板、高級音響、漂亮擺設,地板舖上了英文字母防跌發泡膠、音響賣了、擺設收好了,桌角牆角也包上了軟膠。曾經那精緻有個性的兩人世界,變成了滑稽繽紛的三人樂園。

 

這個新生命埋葬了朋友種種的嗜好。

 

Facebook不再見到車、足球、遊戲、音響的相片。

 

只餘下唯一一種嗜好──湊女。

 

不明白的人,只會覺得他為了一個小生命犧牲得太多了。而他心裡很清楚這種新嗜好,比昔日他所有嗜好加起來還要幸福。

 

「看,我女兒是不是又胖了一些?」比起那句「昨天我又買了一台新的音響」,四萬五的音響,顯得一無所值,只因對手太強,世上獨一無二,名叫──骨肉。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