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th November, 2013
Edit

《甜得旁人也感到的愛情》

《甜得旁人也感到的愛情》

 

今天在電梯中遇到一個女孩,清秀的馬尾,拿著手提電話在說。

 

「我入Lift了,等一下打電話給你吧。」

 

才剛掛電話,女孩看了看屏幕,又再把電話放到耳邊。

 

「無……電梯收到嘛,咪再打比你囉。」

 

在我面前的女孩,這十八層的電梯,我懷疑她認為自己會死在這電梯之中,不然她不會如此珍惜這一分鐘的時間,而且她真的死了,必定是含笑而死。

 

每段戀愛的開始,我們總經歷過如此的甜蜜,如同朋友說:「你食左春藥啊?」

 

曾經我們每天早上都會發個訊息說聲早;

曾經我們為了一句話由柴灣趕到屯門;

曾經我們通宵達旦的聊著夢想將來;

曾經我們連坐電梯都不捨得分開。

 

有人說這叫熱戀期,總有一天會過去。

 

對,再賣座的電影也終有一天落幕。這部電影由大銀幕變成DVD,放到你的影碟架上。

 

我們不再每天想著劇情、我們不再翻看又翻看、我們不再幻想成電影中的主角。

 

只是偶爾會從DVD盒脊上的名字,那個親切又熟悉的名字,回想起曾經的熱戀、曾經的瘋狂。

 

你曾擁有過的熱戀,今天消逝了。

 

但每當看到熱戀期中的男女,我都總會撥個電話。

 

「喂,在做什麼啊?我突然很想你。」

「發神經了嗎?沒事沒幹想我什麼?」

 

雖然被罵,但我知道她的心中湧現了久違的甜蜜。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