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th December, 2018
Edit

從金色年華看今昔fashion trends

日前,在尖沙咀「出巡」,看看當下的潮流。看完之後,心在想,全部都彷彿很有個性,但又彷彿其實是沒有個性。

是的,有些服裝看來也是吸引的;但是,閉目再想,有哪件是特別深印象?想了一段時間,腦海中沒有浮現;於是,再合起眼睛又想,有哪類是有「說得出」的獨特風格的?想了一段時間,腦海中沒有浮現;於是,又輕合雙眼再想,有哪些是令我有購買的意慾?想了一段時間,腦海中沒有浮現;

什麼都沒有,空手而回。

然後,我數一下fashion trends的今昔,想起了做傳媒的當年。也趁此細說當年一下。

當年的娛樂及生活周刊中只有兩三本會寫歐美、日本的時裝,但都是拿著外國圖片來寫。香港的篇幅,也有,但不普遍。當年的我作為娛樂及生活周刊的副刊記者,因為我喜歡fashion,所以自告奮勇,凡有fashion shows都去看。之後,上司說,趁改版,就給我一個新任務,專寫fashion stories, fashion designers, fashion brands, fashion styling!!! 於是,在當時的娛樂及生活周刊中,就這樣開了一個新「題材」,新版局。自己(記者身份)去拍攝採訪時裝展、自己問店舖借衫及還衫(因為這個做法是當年來說太新,有些店舖對記者不認識,也不見得有這些雜誌版面報導,所以初開始時很難,售貨員也不敢相信,一方面要打電話問過老闆,另一方面要借衫時就要奉上個人credit card,要有deposit)、自己找models 做casting,自己做styling兼art direction、自己寫文字,一手包辦!之後,其他同類雜誌陸逐加入這類題材,變成風氣,變成幾乎本本娛樂生活周刊雜誌都有這樣的題材;因為大家都做了,所以後來借衫才不用deposit了。)

當時每年每季都寫fashion trends,還算在行地可以數出很多不同的年代特式及潮流。但是,那時已發覺有不少潮流是周期性「repeat」,輪迴再生。舊瓶有新酒,有些還算大膽有新意的。但到了2000年後,彷彿來去如是,不停的一個又一個循環了嗎?

年頭已大概知道2018秋冬季有好多閃燦的物料,特別有金色及銀色。心就在想,又是金銀閃爍?星光熠熠耀⋯⋯?今季又見不少animal prints,又是差點會讓你變大媽的豹紋?今季有不少格仔圖案的⋯⋯循環再來,本是可以理解的。但是,開始在想,年復年,季復季的repeat,cutting變一變,組合變一下,是的,也算是花了點心思的,但是,仍然覺得,時裝設計發展,到了今時今日,由世界二次大戰後,Dior的NewLook, Chanel CoCo、Givenchy、Burberry、Pucci、YSL等掀起不同的時裝氣候及故事;都與時代、歷史有關而衍生不同的主題;這是人文(設計師也就是人文之一類)的思想、生活態度、文化、個人風格的綜合「呈現」。但是,今時今日,好些潮流元素不斷被「翻用」又「翻用」;何時才會有脫離「翻」的味道?

有可能「破舊立新」嗎?有人可能說:「時裝設計唧,美的,吸引的,合你身穿的,不就是嗎?要想那麼多嗎?」

以上的說法,三十年前仍然很「正常」,因為是在五、六十年代百物蕭條後再起風雲的七、八十兩個年代的時候。

今時今日,如果以上這說法是受認同的,那麼,就似乎沒有任何break through或新意。

真心期待看到的,是除了創意、美感、有個性、與實用的時裝設計總和體之外,背後多點意思:例如環保意念?文化意念?設計是怎樣的人就有怎樣的「設計」;如果設計背後有令人得益的看法,有啟發性的理由、有良好感染的風格,有設計內涵立場的「設計系列」等等,能「普及化」,那是設計新層次了!⋯⋯當然,有些品牌已經是根據以上的發展中,可仍不算是主流;可能仍未是大家「要」的選擇。所以影響供與求的出現。說不定若干年後才有大趨勢的變動。

期待將來在媒體或零售中,常會看到有故事、有理由、有個性(不是任性)、有意涵、有文化的時裝作品(優才物料及手工藝都是必然的,所以就不多說);不必全有,只有以上任何幾項,已不錯!

..#活得精彩 #藍婷專欄 活得精彩生活形象館 #形象UP

微信公眾號:活得精彩生活形象館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