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st August, 2014
Edit

答問者有禮儀的嗎?

有天在一個活動上,講者May禮貌周周的問在座與會者問題,也是隨意式的分享。在座群眾反應相當「內歛」,內歛程度就是連點頭或搖頭也沒有,微笑更欠奉。這情況不是一次半次,是經常性發生。有時,令講者May搞不清,到底,這反應是什麼態度?大家的「冷淡」反應,究竟是因為對話題沒興趣?或對講師沒興趣,太沉悶?還是在思考中,反應不來?還是別有原因?「好」或「不好」,或思考中,給予反應是基本禮儀,都表現了「態度」,讓講者知道,總比不知道好。作為講者,大概也可因反應而即時「調節」;奇怪的是,參與者總愛事後有好多「私下」反應,只是不「反應」給講者知道。
 
其實以上情形幾乎是常見的。講者May對此情況雖然「見慣見熟」,但就是總覺得凡事相對的,講者有講者的禮,作客者也相對有作客的儀。例如May在過程中主動走入「參與者」的範圍空間,希望可以有更多的「親切感」。當她提出問題,向大家發問,並主動傾身向前把咪遞上,但在座觀眾作答時,依然坐在椅上動也不動,身體貼靠椅背,絲毫沒有半點把身傾前取咪答話的「意識」。完全一副「你有你說」,「我有我聽」的支體語言,一副「唯我獨尊」姿態,對講者也沒有「尊重」的意思。
 
後來,講者May請這位朋友與自己掉換角式,由他站出來群眾面前講,當他俯身向前邀作客者取咪說話,情況就像剛才的同樣對待,令這朋友也感受到不被「尊重」的感受。
 
活動,總有主客之分。作為主辦方的話,多會特別留意或會刻意提醒參與共事者的禮儀。但作客者呢?誰來提醒?作客的身份,也有作客的禮儀。稍微俯身向前,其實是一份尊重禮貌。但就是總有人要試過感同身受才「醒覺」。所以,換位思維及行動,都是往往比「言教勸導」更有效。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