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th January, 2014
Edit

上班要化妝嗎?

@font-face {
font-family: 「新細明體」;
}@font-face {
font-family: 「新細明體」;
}@font-face {
font-family: 「@新細明體」;
}@font-face {
font-family: 「Cambria」;
}p.MsoNormal, li.MsoNormal, div.MsoNormal { margin: 0cm 0cm 0.0001pt; font-size: 12pt; font-family: Cambria; }.MsoChpDefault { font-family: Cambria; }div.WordSection1 { page: WordSection1; }

@font-face {
font-family: 「新細明體」;
}@font-face {
font-family: 「Cambria Math」;
}@font-face {
font-family: 「@新細明體」;
}@font-face {
font-family: 「Cambria」;
}@font-face {
font-family: 「Heiti TC Light」;
}@font-face {
font-family: 「@Heiti TC Light」;
}p.MsoNormal, li.MsoNormal, div.MsoNormal { margin: 0cm 0cm 0.0001pt; font-size: 12pt; font-family: Cambria; }.MsoChpDefault { font-family: Cambria; }div.WordSection1 { page: WordSection1; }

一位行政管理層的男學員說,曾經要求女同事化妝上班。但有些女同事要不就是化妝化到很濃,經常鏡不離手,左夾夾右夾夾,這邊掃那邊掃。要不,就是有女同事反問:「我做好我的工作不就好了嗎,為何上班要化妝?」女同事的回應背後就是「唔想化妝」。

 

對於前者與後者的極端對比,都出現了一個問題,就是「只顧自己」的行為。前者與後者都沒有認真理解,或切實執行自己應有的表現。而只是按「自己喜歡」的程度來處事。就好比制服團隊工作者,要按規範指引穿制服,如果不想穿這制服,或自行加個扣、換粒扭、束皮帶;看來無關痛癢,事實上就是破壞了整體規劃的面貌,甚至紀律。可以這樣嗎?要是不做,要做,就要配合「聘請」你的機構的「要求」。不喜歡,不做就是。又想人「聘請」,又要按自己喜歡的程度來做,這就是「問題」。

 

如果機構衡量認同女士要化妝上班,通常都有支持理據。因為有理由相信,如非必要,沒有人會有興趣做「多餘」事,也沒時間來「過問」您。機構是不動,人才是動;機構自己不會有服務,機構的服務要用人(員工)來傳遞;機構自己不會無端端有形象,機構的形象是靠人(員工)來形成。機構的一切,員工就是包含其中;是一體化的。作為管理層,有需要針對機構需要,有必要策劃及規範一切,包括對員工的要求。化妝只是一個小要求,過份了,當然要求「調整」;完全無,也就等於懶慣不梳好頭髮就返工的情況,雖然是個別員工的問題,但屬於機構團隊,也需要「提點」。梳理整齊本來就是個人應該處理好的基本才好「行出來」的,但因為有人連這個「基本」都不做,怎怪得別人「出聲」來管「你」?

 

正常人(特別是老闆或管理層)都希望機構的員工「行出來」四四正正,精精神神,醒醒目目;但當有些女同事「各自精彩」就唯有定一些「指引」,否則各為自己喜歡不喜歡來處事,對整體形象都不是健康做法。有女同事皮膚粗糙,面色青白,唇無血色或過於乾糙、日日帶住兩個眼袋或黑眼圈,眉不清目無神的上班,看在別人眼裡,還以為你在這機構做得很「殘」,難道公司好「刻薄」你?其實,如果女士面容精神到光彩照人,充滿朝氣,血色好到唇膏都不用塗,眉目精繳,如此好狀態的話,那會管你有否化妝?通常,都是因無自知之明,又不願意配合,就任自己以「真相」來示眾。雖知道有時「真相」是很難令人看得「和諧」。難道要人家取個鏡在你面前然後說:「唔該你自己照下鏡」,這才知道「發生什麼事」?

一切都是個人行為自我認知的問題吧!如果認為人家提出認為化妝「過了頭」,又或要求化妝是「要求多了」,不如「反求諸己」,就是問下自己,做多了些什麼,或沒做了些什麼?如認為對方「判斷」錯,不認同,那不妨參考下專業意見再說。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