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nd November, 2013
Edit

知禮行儀才算真禮儀

@font-face {
font-family: 「新細明體」;
}@font-face {
font-family: 「新細明體」;
}@font-face {
font-family: 「@新細明體」;
}@font-face {
font-family: 「Calibri」;
}@font-face {
font-family: 「Cambria」;
}p.MsoNormal, li.MsoNormal, div.MsoNormal { margin: 0cm 0cm 0.0001pt; font-size: 12pt; font-family: Cambria; }.MsoChpDefault { font-family: Cambria; }div.WordSection1 { page: WordSection1; }

在酒店coffee shop,聽到有女客人以高調聲音呼喚服務員,聲音不是很溫柔,甚至帶點「掘」。向waiter:「埋單。唔該」。她咀吧說「唔該」,但語調不算客氣。這可能是很多香港人生活節奏急促下的說話「風格」(但這也不應該是藉口)。她可能言者無心,因為「習慣了」。她可能不會察覺自己說話發放出來的,是「有儀而欠禮」的表現。

 

很多人都說禮儀,但禮儀的意思,愈來愈被「表達」為被認同有禮貌的「行為」,即使只是「人做我做」,「似模似樣」的表面功夫,就算是有禮儀了。

 

其實,禮儀兩個字,解釋上是有兩大涵意元素,分別屬於思想及形式。思想,屬於內心,是從素養內涵的心而發出的思維態度,就是禮;由心而表現於行為,即屬於形式,為之儀。簡單說,「禮」屬於內在的,「儀」屬於外在的。一般人可以很容易做到「儀」,但「禮」,因為是內在的,不容易察覺。但是,有心與無心,還是會令人感受到的。

 

以上述酒店所見的例子,那女士說了「唔該」,是行為,是做了儀,是做了形式;至於禮,她的內心有幾多禮的成份?說話語氣反映了一定程度的「禮」。心之所致,就是禮。

很多人以心致誠發放的「禮」,反映於「儀」的行為,當中是有「靈魂」的,是會被察覺感受到的。相反,有儀無禮,是例行「公事」,又有如機械人動作,也就是說「無heart」。即使九十度躬身,都只是軀體在擺動,是動作而已。可就是有儀無禮。禮與儀,從內心思想呈現到外在行為,才是真正禮儀之舉。缺一都不算是真禮儀。

 

儀,屬於形式,不難被學習、模倣及「做」出來;儀是很普及,漸漸也形成很多人會在儀式上做得較「落力」、教足功課;可是,一般都是取易不取難;禮,屬於內心,不易被證實,於是令到很多人都偏向喜歡在「儀式」上打轉,卻缺少精神時間放在「禮」。而禮的根基,是內心的德性。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