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th August, 2013
Edit

魅力蠃天下 ﹣「身.語.意」之「語」

@font-face {
font-family: 「新細明體」;
}@font-face {
font-family: 「新細明體」;
}@font-face {
font-family: 「@新細明體」;
}@font-face {
font-family: 「Cambria」;
}p.MsoNormal, li.MsoNormal, div.MsoNormal { margin: 0cm 0cm 0.0001pt; font-size: 12pt; font-family: Cambria; }.MsoChpDefault { font-family: Cambria; }div.WordSection1 { page: WordSection1; }

「語」,是聲音與話語表達。先講聲音。有人說話聽來又甜又滑,有人說話聽來吵耳;當中,因為關乎於音質,也關乎說話時候的速度。聲音的演繹,令人聽來有不同分別,當中的「才料」包括音調過低、速度快慢、音量大小、音質清濁厚薄。如果,善用一下自己的聲音,都會是魅力的一份子。就算沒有得天獨厚的音質,那可以從其他方面來「揚善」,例如說話放輕放柔,適當的停頓或高低,都可以互補不足。

話語,包括用詞的選擇、運用、藝術。就以話語來說,先從心態開始。佛家有一句話說:「口吐蓮花」,那當然不是真的在口中吐出蓮花,只是比喻一個人說出的話都是優美而清香如蓮花般,就是好言美語,令人舒心愉快。或許可以先從平時開始檢視,是否存有一份讚賞之心?是否太計較要應讚才讚?其實,開鍵就在此,何謂應讚?有這心態,可能是要順從自己習慣的一套、或認同的一套,才去讚;其實,有時可能是自己的意慾私心,有自己的立場經驗來評定。讚,可以是一種欣賞的心態,出發點是鼓勵,是一份好意,語句才是下一步的斟酌。不是要讚到天上有地下無之類,才為之讚;讚的拿捏,是起心動念,之後才是語言運用。

如果有考究用詞說法,整件事效果會有很大分別。例如平時常會直率甚至無情的回應「NO….唔得….….唔可以….」,雖知道有時自己口快,不等於一定自己是對,或想怎樣就怎樣;運用以上提過的「意」,以「起心動念」,考慮多一點對方的狀態,磨練一下自己的話語方式,例如「好希望可以….今次有難度,期待下次!」,「答您唔得會好hurt….?」。日本有位科學家江本勝博士曾經著書發表他對水的研究,發現到當水接收好言好語、美妙殊勝音樂,水的結晶體會轉動為優美的結構,相反惡言惡語或具騷擾性聲音、嘈吵雜亂的音樂,水的結晶體也會變得亂成一糟。可見善言美語,可以改變物質份子,當我們的人體的水份收到這類訊息,也可以明白到當中具有美妙性的轉化。

總括來說,聲、語都是魅力的份子。魅力,除了身,還有語。下星期才說意。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