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st March, 2013
Edit

品味地方形象的細節.觸動人心

@font-face {
font-family: 「新細明體」;
}@font-face {
font-family: 「Cambria Math」;
}@font-face {
font-family: 「@新細明體」;
}@font-face {
font-family: 「Cambria」;
}@font-face {
font-family: 「Microsoft Yi Baiti」;
}@font-face {
font-family: 「Osaka」;
}@font-face {
font-family: 「@Osaka」;
}p.MsoNormal, li.MsoNormal, div.MsoNormal { margin: 0cm 0cm 0.0001pt; font-size: 12pt; font-family: Cambria; }.MsoChpDefault { font-family: Cambria; }div.WordSection1 { page: WordSection1; }
這些年,電視播過的旅遊節目真是多如繁星。本月Cosmopolitan的洪永城訪問,勾起對「走過烽火大地」的回憶,也就聯想到陳百祥的「阿叻遊世界」。這半年間,電視播出這兩個風格南轅北轍的旅遊節目,前者是遊走於戰火國度,像個人遊記,畫面的人與地,沒有吃喝玩樂,卻幕幕充滿「危境人情」,讓人有另一番沉思。後者是以豪玩豪食做賣點,卻引來爭議。

 旅遊節目,可以有專門玩,專門食、專門嘆、專門探討什麼。到任何一個地方,有人旨在欣賞風景、有人喜歡感受人情、有人鐘情shopping、有人享受吃喝玩樂。各有所取。以前我做電視台節目製作的時候,從未做過旅遊節目的;所以,我只能以夢想來表達;如果我有機會做,又可以沒有商業計算的包袱的話,我會選擇嘗試「有heart」的呈現,可觸動人心的;例如,當地所呈現的環境例如路面、餐廳、公眾洗手間等等,當中的細節是什麼心意?背後想表達什麼?是什麼心思?有哪些可以令人再三細味?吃喝玩過後,會留點什麼意思給你帶走?

 如果旅行要趕行程、趕境點、趕用餐、「一場來到要去盡」的話;我寧願是放慢腳步、「隨心、隨意、隨喜」方式,品味該地方的「細節」,細味感受;心境自在,行動自在,遊得自在。

到了目的城市,未必要去盡「必到景點」,隨心細味一下城市的形象,包括環境、呈現、物質及當地人事的行為風格,已經很不錯。早前到布里斯本,住在Debbie與任職地導遊的媽媽Shirley的家;感恩每天早上可以吃到Debbie非常有心思做的健康早餐後,就由Shirley媽開著車,往這裡走,到那裡逛;略有小計劃行程,但不會密密麻麻趕這趕那。因為,旨在優悠感受一下地方的人和事,簡單,自在;舒心,寫意。但有DebbieShirley媽的專業導遊引領,確實幫了不少!

Debbie怕我旅途中「口痕」,將她親手做的“energy ball“送給我帶走,以不同果仁渾合製作,美味到停不了口。

有一天開車到Mullumbini走走。這個小鎮,住了不少Yuppies,滿街都是Yuppies風格打扮的男女;可能他們都比較偏向個性生活、習瑜珈、素食;街上所見,大部份都是偏瘦、高挑的型格男女,與澳洲其他城市人的容貌體態是截然不同!試過同一時間,在兩旁街道見到三個人都是赤腳在街上行走!

地方、建築以外,就是環境,可以是來自一些小事小節的滲透;而這些小節可能是微不足道,卻是有意識,觸發感受的。這點,也關乎決策造者的心思態度。動人的,是處理手法,平淡而踏實,卻譜出和諧、別具意義的生活意識。

踏在行人路上,地面間斷地附上小巧的圖示,提醒大家一些瀕臨絕種的動植物,那份關注心思,是愛護,是和諧的表現。

當車子駛進入一個橋底彎角,大大的文字提醒大家「The more I think about it, the bigger it gets」。提醒大家想得愈仔細,收獲愈多。有意思。

朱古力專門店外,有始創人的句語,「I invite you to watch smell, taste and feel my love story」。不一定只專注物質交易,也可以有種互動式交流。

簡潔裝潢的咖啡店內,有令人細味生活、地球、健康意義的短句:Nothing will benefit human health and increase chances of survival of life on earth as much as the evolution to a vegetarian diet. 」、made of lots of love呼譽素食,表達愛心;彷是他們的責任,也是一份心態。

在公車等候位置上蓋,會漆上富有藝術意味的畫案。

去到Gold Coast,建築物外牆線條,是與海、與水、與浪的「融入環境」;視果效果不單是觸目,也反映了地方形象的結構和譜和應之心思。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