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th January, 2013
Edit

我問自己.今時今日應如何教學生?

 近幾年,多了機會接觸年青新世代,就是1822歲的年紀群。接觸,就是因為要教學。雖然不是常規性去教,偶爾就會來一次,有時只是幾小時,或幾日,或幾個月,或一年。學生,有中學,有大學;有一般,有尖子。

入到課堂,總有一個奇景,或許,已經不是奇景,只是我少見多怪。什麼奇景?就是課堂上,學生們會在檯上擺放兩件東西。一,就是學生用課本,還好;二,就是手機;是一左一右的同時放在面前。我好奇問:「大家要忙其他事嗎?還是用心苦心將課本內容變成檔案儲存了在手機,要用手機來上課?」我請大家用心機上課就足夠,而不是用手機。」我這一說,大家鴉雀無聲;待我請大家先收拾自己的「心」,再收拾檯面的「機」,課堂,才開始。

入到課堂,總有一個常境;或許,已經不算壞事,只是我執著要求。什麼常境?就是課堂上,總有一半學生是遲到的。遲到的學生,進入課室時,面不改容,若無其事,眼中無人,只望找個位子;對他/她說聲問好,他/她卻是金口難開。這時,我惟有無言,待遲到生坐下來,讓他/她安頓心神,其他學生也由有雜聲變得靜靜地等待,因為,大家都知道,我是要與遲到生說聲問好,課堂,又才繼續。

入到課堂,總有一個愿境;或許,已經明知不可為而為,只是我仍有盼望。什麼愿境?就是課堂上,總鼓勵學生發聲分享或提問。其實,我大概都理解,近年WhatsAPP當道,人的語音會變得矜貴,等閒不易令他們開金口;有時,會以舉手代替分享,還算有個知道;有時,就是不發言,不舉手;無聲,不是代表抗議,只是,他們說不知道如何表達,或甚至,懶得講而己。

今時今日,說話溝通變得稀有矜貴嗎?但是,為何在餐廳地方又時常聽到十方八面的人聲穿梭?其實,那也還好的,總算有些人發聲,不是只以手機代言,不是「O ar」就是「濕平」這些話音。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