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th December, 2012
Edit

從快餐店看行為素質

有位從外地回流香港的媽媽Alice跟我說,女兒很難教,單就一些生活行為禮儀,就好頭痛!因為她自己教的是一套,女兒在外邊接觸其他人時,接收又是另一套;當中,難勉有矛盾衝擊!

例如Alice 習慣在外地生活,到快餐店吃完食物後,會自發收拾殘局,即是將盛載食物的紙品倒在指定的垃圾箱,可以分類的就分類;最後將食物盤擺放好。Alice回港之後,發覺很多人習慣食完之後,就撇下檯上的剩餘食物盤,起身離座。可以理解這裡普遍的理念是因為有清潔阿姐來收拾的,何需自己動手做?Alice本著過去的行為理念,一來,快餐店的食物紙品都是比較輕巧,無妨自己處理的;二來,清潔阿姐的工作已不輕,收取的只是微薄的薪水,在可行的情況下,食客自行處理一下,是仁慈心的表現;也為其他食客來個方便,何樂而不為呢?Alice也是一個著意身教的媽媽,所以,她堅持自己在這方面的生活行為是對的,也希望女兒幼承庭訓;同樣,在家中,也是需要女兒用完餐後,自行收拾。並向女兒說明,家中的傭人是媽媽聘請來協助處理她吩咐的工作,不是任由女兒撒懶差衍,隨便任用。

回港初期,女兒跟Alice一起去快餐店的話,也會跟隨媽媽的行為習性。但當女兒多了接近同學朋友及親友之後,女兒的行為就隨月日,漸漸被同化了。即是,不再自動自覺執拾了!這行為,不單止在快餐店,同時在家中也如是。Alice明白女兒可能眼見別人的行為都是這樣做(放下不理),自己也跟隨,否則可能被覺得奇異、怪怪的。但影響所及,女兒將這個被Alice認為不良的習氣,也帶返家中。問題,或矛盾,就出現了。

有一些國家城市,有不少如Alice這類行為的人,所以,入到他們的快餐店,因為民風如此,都是自己食完自己執,所以時常都是乾淨清爽的;在另一些城市,一般人就依賴清潔員工來做,人多的話,稍為來不及處理(也是可以想像理解的),那些快餐店就比較烏煙瘴氣。

在不同的國度,有不同的民生形象,當中牽涉當地文化及人的行為。以快餐店的食客為例,大家都是付出金錢享用食物的情況下,不同國家地域,自然顯生不同的生活禮儀行為;將範圍縮細在一個家,家中成員都會有不同的生活接觸而對行為成長受衝擊。所以,父母堅持正確的理念及以行動為作則的身教,可以是比任何言教及理論都重要,也是責無旁貸。像Alice的女兒這種例子,要跟隨Alice的行為模式,難免Alice自己要比較多付出,多勞心勞力,直接指出不對,未必行得通,有可能要以迂廻的方式。有時,未必是子女改不到(行為),只是需要更多耐性及不同方法,如果認為教而不改善?相信不是她改不到,只是自己等不到。

改變行為,人人有不同時間表,加上周邊有不同的衝擊引誘,未必如所願,說了就可以改就可以做。需要因、緣、空間、時間,才顯現現象。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