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nd November, 2012
Edit

禪修禮儀.轉念有得著

相信近幾年,禪修已比以往更普遍。參加禪修的人,都比以前多。而參加禪修者,不等於一定是佛教徒;參加者當中,也有無教或其他宗教朋友。撇開宗教的考慮,禪修,可以是包容不同宗教及非宗教人士,也可以說,只要不存偏見,任何人士,都可以接觸參與,各自有所體悟。

 

從不認識,到初步接觸,到有所體悟。禪修於我而言,先不執著當中學到什麼,或體悟什麼高深道理;至少,是可以體驗一下,不同的人,即使聽了什麼道理、學了什麼也好,都可以因各自的習氣,而顯現不同的行為。而當中,除了領悟包容的可貴,還有從轉念的得著!

 

例如禪修中會提出禁語或輕聲細語的禮儀(各主辦方有不同指引,有些是標示說明禁止大家說話;有些是說明即使說話,宜輕聲細語。)但是,這邊廂希望大家守規矩,那邊廂仍然會有人偷偷地談話。明顯地,這事背後反映來禪修的資歷之差別。如果是新手,通常會禁不住要說兩句;如果完全口密不張,半唇不啟,那多半是資深者。禪修初開始時,例如第一日,大家還可忍得住不說話;原來第二第三日,已有人要偷偷講話。漸漸地,據觀察及集合其他人的發現,原來有些人,真是幾乎可以形容為「can’t live without talk」。禁語,不說話,比懲罰更難受!到最後一天,可能在總結時,當宣佈大家可解除禁語時,聲音如雀鳥,四方八面,此起彼落!解禁後的雀躍,眾人如釋重負,非筆墨可以形容!

 

語言,是傳達溝通。但人群紛集,當中,有好話,引起歡喜心;有不好話,引起煩惱心。所以,任何說話都會聽進耳朵而起反應。在禪修過程中,就是要淨著心神。禁語或輕聲細語,自是有道理。當大家回復平時的狀態,回想起禁語,各有滋味在心頭。原來,可以說話是那麼珍貴!然而,在珍貴當中,要說真言美語,口吐蓮花;還是厲言刺耳,令人不快?當中,又會對平時自己的話語,有何發現?

 

再說到睡覺。當規矩需要大家在晚上10時進睡,有人因睡不著,輕訴心聲;又說到帶備東西時,早已事前提醒大家不宜攜帶發出「沙沙」作嚮的膠袋,但仍然會有人疏忽之前的溫馨提示,在夜欄人靜時,摸黑行事!雖然,這些都是事前提醒過,但是,卻在一眾人中,總有至少一位犯上這毛病,似是無可避免。禪修之前,都會認為,怎麼總有人會明知故犯?

 

禪修之後,會明白,眾人都有其習氣。如果將一件事或道理,說了之後就有人跟著按指引做,那麼這個世界就可以少了很多不跟規矩辦事或意外;但是,又怎會這麼容易?所以,就是要大家「修正」、「修持」。換另一角度看,其實,以上說的人聲、膠袋聲之事,是他們的行為來讓我們學,學什麼?就是要磨練大家學轉念!

 

晚間睡眠聽到沙沙作嚮嗎?聽到竊竊私語嗎?其實,心起煩惱?也是自己造作出來。畢竟是自己睡不著,而不是將責任推到別人身上。外間環境,只是一個令自己睡不了的藉口。試想一下,當自己身體需要休息需要睡覺時,也是會倒頭即睡;縱使不是這些雜聲,也有自然界的聲音。轉一個念,將這種「自然聲音」不作分別,都是一樣的。

 

參加過禪修,開始領悟著不求別人改變來遷就自己,但求自己管好自己的身口語意。眾人來自不同背景,都有不同習氣,轉個念去學包容接納,受用更深。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