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th August, 2012
Edit

培訓哪類對象最富挑戰?

做形象培訓工作幾年,服務過多種客戶行業類別,級數由最過的高級副行政總裁,到最前線的清潔阿姐都有;當中也有不同的種族朋友,除了香港、中國及澳 門,也有新加坡、馬來西亞、菲律賓、印度、越南及西方人士。早前更為神職工作者做過培訓;那是我從來未想過的,真的很多謝他們給我機會,對我不只是工作, 也是收獲。

有朋友問,最難教的是哪類行業或級別的人?

就個人經驗,從以上的範疇而論,各有難度。最難,或說是最有挑戰性的,不是上述範疇,也可以說是任何行業、任何級別的人士。此話何解?

我所指的,就是義工。義工,可能是來自企業的某個部門或多個部門,也可能是來自五湖四海,各行各業,各有自己本來職業及級別、或者無業。唯獨做義工的時候,那就無分階級,無地位之分;大家,身份是一樣的。

 挑戰就在此。人,各有教育水準、知識經驗及習氣。大家本來是有接受培訓之心,卻放不下自己既有的知識經驗及習性。以下,舉兩個狀況來分享。

例 子一,有人參加了某慈善組織的義工培訓活動,第一課,導師將機構的背景詳細道來。問題來了,有人認為「我都知啦,這些自己看就夠了,不需要在這時說,浪費 時間」。其實,每人對組織背景知多知少?又是否真的知而無誤?又或者有些義工根本忙到連這類資料都來不及參閱,但就是有心來當義工。一般情況,都不會箍選 或考核義工背景或理解經驗,而導師,也要因應責任,有必要在開首的時候,將重要及精要的資訊貫輸給義工,同時,也希望義工在將來,可能有需要提及企業背景 時,大家是說著相同語言。況且,導師也沒辦法知道參與者對資料有幾多的認識。

這點,也就是考驗大家能有多少的包容之心?就算自己知,又能否包容給時間讓其他可能不知或知得少的義工可以再得到簡要的貫輸?

例子二,有一位慈善組織的負責人將工作分配了給A義工,B義工來幫忙。但B義工將A義工所原本做了的部份「拆除」,重新再做;理由是B義工認為A義工做得不好或不對,就不是她心目中想要的樣子;當負責人走過來說這是A義工的工作,B應讓A做,希望B幫別的好了。但是,B回應說A不懂做;而且不聽從,也不回看負責人一眼,仍然「我執」,繼續自顧自的做;還做了一個「別說話」的手勢。整個過程中,A義工也沒說什麼;只想配合,做好件事就算了;負責人有點看不過眼B的態度行為,唯有拉著B義工離開幫別的事。

以上兩種情況,想表達培訓義工,一方面是不容易,另一方面,也是確有需要。因為當大家都不放下自己的習氣及我執的時候,就會衍生問題。而且,畢竟是義工,不是來打工,做得好,要欣賞讚賞,做得不好,也不能怪責。所以,不容易修正。就算提點,亦未必人人願意受「指導」。

雖然訓練義工是有一定的難度,但也慶幸見到愈來愈多組織著重之餘,也累積了能力及資源來培訓義工了。只是,義工背景不是統一的,那就涉及更多複雜性,要付出的耐性及心思可能比一般企業培訓更多,挑戰更大。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