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th October, 2011
Edit

非一般的禮儀量度及修養

有一次在千佛山文教基金會香港分會的恆師父及卓師父的帶領下,與一眾學佛的居士朋友們在台灣一間餐館內晚飯。飯後結帳,各自離席去洗手間。回來後,發現與我們一起用膳的台灣千佛山大雲寺住持若惟師父,在執拾整理檯面上的餐具碗碟!……原來是為了令該店的服務員有點笑容,所以自己動手幫忙執拾一下,但願藉著這小小的行動,可以換來令他們有點歡容,縱使是短暫迅間,希望做得一點都得一點。

當晚用膳時,有兩種極大差別的情緒狀態。我們大顆兒就興高彩烈,餐館工作人員卻是崩緊著臉容,不止沒有笑容,而且回應說話時的語氣也很不耐煩。看著他們這樣的工作,雖然不真正影響我們,但這樣的情境畫面,也為他們不安。

我們人數比較多,分了兩個房間坐;那是日式的房間,兩邊可以互望及交流的;當時請他們將原來預留下來的其中一個房間稍為轉換一下,反正左右兩旁的房間都是空著的,但這個要求似乎也擾攘了一陣子;繼而有朋友向服務員提出需要多幾個碗,也很正常吧,服務員即時拉長了臉說等等,她已經很忙地在做著了……諸如此類;作為食客,一般反應是投訴服務態度及質素差,但這樣的行為反應,有時也影響心情、身體及身份形象。

這一晚,目睹惟師父以身作則,示範了何謂非一般的禮儀情操及量度,雖然都是食客,但就不會以一般人的反應,相反是以體諒包容的心、寬容的態度,不計較、不多言,就是低調沉默地以行動來示意,既然他們忙得那麼不開心,如果能力範圍之內,為他們做少少事,稍為幫輕一下他們的工作,如果可以因這樣的小小行動而令他們稍為有點開心也不錯。

一般時候都是說服務員的服務怎樣怎樣,或索性以後不來,少有為他們想想或以實際行為方法來幫助這件事,因為一般食客都認為來吃飯是給他們帶來利潤,自己沒有這個義務反過來令他們開心。所以像惟師父這樣的情操,也是反應個人禮儀、量度及行為修養。善意念小幫忙也可以發揮大幫助!

臨走的時候,該餐館的服務員也展露了感謝及笑容了!

論禮儀學修養,相信向在佛學上有涵養的師父身上學,裨益更大!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