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th May, 2011
Edit

工作轉型‧去紐約探索

曾經有讀者問我關於她自己在某工作崗位服務了近10年而有意轉型的意見。

問這問題的不止讀者,也有以往共事過的同事、朋友及從工作相識的朋友…。

不知你們當中是否有此想法,希望在此共同分享。

工作轉型之事,非只是一個決定,是一項工程。

加強我寫這個話題的,同時亦是因為最近無意中閱讀到兩篇自己向來非常欣賞的人物交章:一是演藝人蘇玉華在紐約一年回來後的感受,另一是近廿年來專注翻譯靈修書藉、寫作工作及演講、探究身心靈導師胡因夢的博客。兩者都不約而同是在紐約之行而起了人生變化。前者在紐約回來後,得到的是對自己的深層發現─「以前的我,會以自己為出發點,現在會想,自己可為別人、為社會、為地球做些甚麼?(摘自《溫暖人間》第306期);而後者胡因夢老師,35歲告別演藝圈,專事有關心靈探究的翻譯與寫作,在她的博客上提到「我大概三十出頭在紐約的時候,我自己在SOHO这个地方,有一个LOFT,一个小小的空间,我差不多花了两三年的时间,寻找我要找的答案。就在一个专门贩售形上学的一个书店里头,就碰到了克里希那穆提这位智者的书籍,然后我就把整个书架里面他所有的书全部买回去了。……」(摘自《生命的不可思議:談身心覺察與自我轉化》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2119e101016v7t.html ,就這樣,她從演藝名人踏上這條探究身心靈之大道。

剛巧,我是因在電視及雜誌媒體工作了十年而換來滿腦困惑,於1999年底獨自去了紐約,住了一年,修讀了造型、形象、公關等課程。也是啟發了自己的工作及生活目標的一個不可多得的機遇。從那時開始,就因為當地的良好際遇而令我多番感恩,從而重新思考生活及工作目標,一直在變在摸索,直至2006年正式踏足形象培訓工作至今。

我無意藉此從以上兩位名氣界人士叨光,只覺來自不同背景地方的人物,都在不同時段於紐約之行而出現了轉變,對我來說肯定是生命的一個重要場境記號。從而令我想到,轉型之前的首要條件:是來一個「自我探索工程」。

轉型之前,都未必真是想得清晰或者說得明白自己「想轉甚麼型」,可能只是一個模糊狀態的思想交戰期。就算已思前想後要轉型,不等於之前是失敗,因為之所以出現轉型之考慮,往往是內心上出現種種原因,可能是停滯、是迷惘、思變、求新……。當年我在紐約生活也以為自己回來繼續在雜誌媒體工作,但事實卻是日復日的起變化。

無論甚麼也好,轉型需要「過冷河」─即是一個淨心期,這個過度期是要令自己沉澱,靜下來;不是說坐在沙發動也不動的就是靜下來,我的經驗是最好令自己完全脫離一個非常熟悉的環境空間、人與事,藉外在元素給力。所以我當年選擇從未去過又沒有朋友的紐約,就是因為不認識才會刺激自己去從新適應及學習;紐約是一個國際多種族的聚居地,多機會認識不同國家地方的人,可作多元文化交流,加上資源豐富,要找甚麼資料都方便。雖然有很多朋友不喜歡土生土長的紐約客(New Yorker)的冷、酷、自我,然而我的經驗是當中也有親切及可愛的份子的,但無可否認與更多非紐約客交朋結友更有趣,如來自日本、台灣、澳洲、中國、韓國、非洲、東歐等等國家、大家都抱著相近心態住下來尋找自己,探索新生活,所以特別守望相助,情誼也特別不同。

無論轉型、轉甚麼型也好,無論是人生或工作,要進行「自我探索工程」的話,你未必知道要花多少日子,接下來就要在個人背景條件具足的情況「放下」,為何強調「個人背景條件具足」,因為如果是要負責供養家庭、父母、照顧病患、或家人經濟等等都可能令身心負荷太重,行事太吃力,那是非常抱歉暫時不在我可以分享之列)。

放下,放下甚麼?……

  1. 放下心鎖:過於思前想後、擔心這擔心那,只會自制愈來愈多的心理包袱;問自己的心,從心出發;問太多或收集太多意見只會令你更添煩;
  2. 放下工作:辭職不是世界末日,回來不在本來行業發展也可以有其他選擇,也可以生活,不少企業高薪要職者或醫生等專業人士也會辭職轉行過自己想過的生活方式;一樣可以有立足之地;
  3. 放下收入:轉型之前需要有個過度期,要有心理準備零收入,最好少花費,因大有可能過不了以前的生活質素;與朋友吃喝玩樂的頻率可能大減:
  4. 放下物質:轉型過度期亦是花費以往積蓄期。你未必準確知道需要多少時間,一個月不定,一年兩年三年也說不定,可能需要好好控制物質享受、省點物質花費,好令自己過得平常自在就是。(我的意見是非物質生活都可以好開心的,值得推介留意前天文台長林超英先生就這方面的見解訪問,詳見第306期的「溫曖人間」。)
  5. 放下依賴:無論男女朋友或夫妻或其他習性相處的對象,都可能成為任何一方的依賴,雙方要有心理準備出現不再從前一樣的相處頻率變化。宜多交流,得到信任及明白,多考慮其他令雙方溝通良好的方式。

紐約的「自我探索工程」的確帶來很多點滴,出席過不少時裝節的時裝表演會、派對及生活點滴,以下都是一些人一些事之圖片紀錄…

2000年為Cosmopolitan擔任overseas correspondent時,適逢紐約時裝周第一次展現香港時裝,當時香港設計師張天愛及鄭兆良均出席參與,心情興奮。

參與紐約CFDA Award頒獎禮時在紅地毯上拍下設計師Valentino、名模Claudia Schiffer 及Elizabeth Hurley一同進場的照片。

於紐約的活動上難得可以近距離與設計師Jean Paul Gaultier合照。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