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nd January, 2011
Edit

尋回節日的意義

尋回節日的意義

近年患上節日恐懼症,一些所謂「普天同慶」的日子都戰戰兢兢的渡過,如幸運地碰上到外地的義工活動,都樂意帶着孩子一起逃避這些被商品化的節日。眼看每逢大小假日臨近,港人以慶祝為借口,跟隨廣告雜誌等宣傳資訊,到特定食肆大吃大喝,爭相購買節日指定潮流新產品,以滿足其消費慾,或想盡辦法到任何場所消費,甚至到外地參加「節日食、玩、買」旅遊團。

 

這些景象和兒時的簡樸生活成了一大對比,想當時我們只是單純的依節日傳統聚在一起共渡溫馨假期。回看那些節日時光都印象深刻,全都過得很充實快樂兼有意義。

 

就拿即將臨近的農曆春節為例。記得兒時每當新年前後,媽媽會帶領一家張羅一切預備過年的雜務;年廿八便動員全家認真的執拾、洗刷屋內每個角落,「洗邋遢」的尾聲就是為全屋地板打蠟之大型活動,這替我們劃上一年家務勞動的句號。大除夕晚,媽媽亦指導我們幫忙參與還神拜祭等功夫,一同預備年夜飯,飯後又一塊兒做湯丸、油角等傳統賀年食品以迎接新的一年。

 

看看如今的過節程式:現今小家庭大都僱用外傭、鐘點傭工,以外人幫忙每天瑣碎的家務,大人就懶得親自動手「洗邋遢」。至於甚麼團年飯、開年飯、一年四季做節的飯聚,相信所有買菜、洗切、下廚、清理執拾等等一大籮功夫,一般家庭都樂於省下這些「多餘」的「繁文縟節」,不是指使傭人下廚,便寧願花錢出外用膳,一切從簡;孩子們就犧牲掉一切學習付出、勞動、與人合作等等寶貴的生活體驗。當然所有傳統節日氣氛也就隨着簡化而消逝。

 

大家再看看現今小家庭們聚集在酒樓、食肆飯聚的景況。一年當中幾次的團聚飯局,好像都變成一式一樣,「例行公事」的聚會。當大家聚在一起寒暄數句後,便可能感到「無所事事」的閒着,於是乎各人眼睛就自然地被食肆提供的大銀幕電視所吸引住,暫停了交流,目不轉睛的「忙著」欣賞電視節目;那邊廂耐不住無聊的大小朋友亦各施各法,拿出不同的法寶解悶,打機的打機、講電話的講電話、聽音樂的聽音樂,I-Phone、I-Pod、I-Pad層出不窮,離不開電子世界。聽說有一群孝子賢孫替一位老伯賀壽,入席前壽星公提出一項「條件」,請求兒孫們表示尊重,為他收起所有電子玩意兒。你支持老人的做法嗎?

 

從前過年習俗之一是替各家人添新衣,以往生活並不富裕,衣物縫縫補補,捱到新年才有機會添置新衣服;如今生活富裕,商場林立,每天都是shopping添新衣的日子,換季、換款、換潮流,衣櫃被每天增添的新衣物、新產品迫爆,試問還需藉着新年再添新衣、增添新的用品嗎?還好,我家祖母會把添新衣的概念折現成封紅包給孫兒們,但同時徒增了我担心孩子過度揮霍的煩惱,皆因添新衣的紅包、除夕的紅包、新正頭的紅包、新曆生日的紅包、舊曆生日的紅包、各大小節日的紅封包加在一起,顯現了老人對孫兒們多寵愛。這一大筆利是錢,唯有靠媽媽巧妙地為他們分配,令他們學懂善用金錢、對別人及自己負責、同時關懷及幫助有需要人士;我家孩子每年會把利是錢一分為三,三分之一存於銀行儲蓄作不時之需,三分之一捐往家庭開支項目,三分之一捐往慈善機構。慶幸孩子因此學會與人分享的道理,每逢街頭碰到有需要幫助的公公婆婆,他們都主動停下腳步,拿出零用錢慷慨解囊。

 

時代變遷,社會科技急速發展,我們身邊的環境未必能配合自己的意願,返回以往那些帶有甘甜味道、簡樸而有內容的生活。都市人生活繁忙,假日當然想和家人、朋友們一聚,互相問候,歡度佳節,如果我們能以一顆純真的心,把節日的焦點放回傳統傳承的意義上,與及珍惜與家人和朋友共聚的時光,同時還不忘關心身邊比我們弱勢的人士,代替每逢過節都千篇一律的鼓吹消費,只停留於玩樂享受的層面,無論對成人或小孩身心都有益處,生活質素更可提昇,整個社會才談得上進步吧。

 

林麗珊

01/2011

電郵: llsbetty@yahoo.com.h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