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th February, 2012
Edit

住在心房內的人

 

這晚,有一個人,在曾經很熟悉的花園裡漫步。

初春的晚上,寂靜得很,彷彿來到二十多年前的夜晚,小時候住在山腰上的她,被同樣的寂靜和霧氣圍繞著,突然問媽媽一個問題。

“媽媽,我的心有多大呀?”

媽媽輕柔地拿起這個人的小手、裹實她那小手掌道:“像你那小拳頭那麼大罷!”

“那,甚麼樣子的?”

她媽媽想了一想道:“今晚的菜有豉油雞吧,剛才給你吃過雞肝雞腸的,堆在一起的有幾粒大大小小的黃色圓波波,還有一粒錐形的就是雞心了。心就是這樣子,人心就不過像大了很多的雞心!”

“心怎樣用來愛人?”

她媽媽再說:“很容易的!只要將你喜歡的人放在心裡面,就是了。”

“放在心裡面!?”一個五歲的人仔,很難明白怎樣將一個大大的人擠放在小拳頭這麼大的心臟裡。

“即………是怎樣呀?”她又道。

她媽媽開始沒好氣,想辨法令她別再作聲:“哎!你長大後自然就明白了。不過,小朋友千萬不要吃“雞望記”!即剛才幾粒大大小小的黃色圓波波,吃了……..無記性,時時問問題,又不聽話,好像現在這樣子!”

小孩無奈地望著媽媽,心想又被媽媽“入了位”………..

“雞望記”取其名字“忘記”,鄉下人都說吃了“雞望記”會將所有事情忘掉,其實那些只是未成蛋的雞卵子,只是膽固醇罷了。

那麼………….

“我的心,究竟有多大呀?”

這個問題又將她帶回現在……..

想像不到這麼多年後,同樣的人、不同的年紀、不同的心情,卻問著相同的問題。

一個五呎四吋高得一百磅的人,提起自己的拳頭, 再望著天空。

這些年來,她身邊出現了一些人,有人如月亮溫柔地照耀著她,令她感到平靜,有人燃點了她內心的心火,令她很暖很暖,還有她放不下的人、她思念的人,也有帶給她無奈和痛苦的人………

歲月的洗禮,使她明白如何將一個人放在自己的心裡,她發現,這麼細小的心,內裡的世界卻竟如宇宙這麼濶大,只視乎願不願意去愛。

心房原來就是…….你在心內建房子,只要願意去經營,這所房子可以無邊際的越建越大。

在她而言,她經營的這所房子,住的人只會越來越多,不會越來越少,也沒有過客這回事。

縱使那些人可能已經離開人世,也可能在愛情上曾一度在她的心挖出一個很大很大的傷口,甚至可能是給她不經意傷害過的人,她仍不介意,希望他們也不介意,她只想單純地去付出自己的愛。

她決定將每一個重要的人好好地收藏在自己的心中,給他們一個住戶證,一個安定的居所,把他們最美麗的,都留下來。

無論如何,她都覺得,這樣會令她的心更充實。

每當念茲至此,嘴角不其然微微上翹,緩緩提起腳步向前跑,越跑越快,跑過往常走過的路徑,在洋紫荊的林蔭下踏着步,覺得整個人都很輕,跑到身濕了,衣服濕了,髮鬢都濕了,才停下來喘氣, 聽到強烈的心跳聲,感到自己的心也在共嗚和應。她臉上卻掛着微笑,按着自己的胸口,掌心感受着這顆心。

感謝上天賜給她這一顆心,讓她知道,如何去愛。

“雞望記”和雞心,她怎也不去吃“雞望記”。

即使無論“雞望記”有多麼的美味,就算多麼美味,她也不會去吃,因為……..她不想忘記,每一位在她心房內留下足印的人。

這個傻的人是誰?不就是我麼。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