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th June, 2011
Edit

陌生與熟悉

 

陌生與熟悉

 

我近來,穿梭於陌生與熟悉的空間。

本來陌生的環境已變得熟悉了,應該熟悉的地方卻變得陌生。

工作、工作再工作,被新春強制離港數天回來再埋頭工作。原來,不知不覺間,我沒有真正的回過家已有兩個多月了。

似快還慢,似遠還近,不知道自己是怎樣活過來的。只記得,這兩個月沒有怎麼睡過,日間工作到深夜再趕稿。期間吃過甚麼?三文魚…….差不多每天都吃,還有公關邀請的Gold by Harlan、及離港途中大吃大喝之外,便沒有多大記憶。

家,漸漸像退出我生活的一部份,就如借宿一宵的旅館般,只回過數次,每次逗留不足6小時,換點新衣,拿點日用品,又起行了。

相反地,工作室已完全融入我的生活,在那兒工作、拍攝、開會、宴客,露台上的香草在我每天的照料下燦爛成長。就算出外,那份心思都是給工作室的……訂長椅、地毯、買咖啡杯、做牆身Laser、籌辦開幕派對等,滿腦子都只有工作室。樓下的保安都很熟了,前後麥小姐地稱呼。深夜之時,他們不許陌生人上門造訪,總會來電給我查問才放行。

星期五,在提交最後一章食譜的同時,也趕起本月一份客稿和完成拍攝,新春幫我洗好碗碟後也都走了,剩下我一個人,洗完廁所,已是晚上九時多,我呆對著Mac機,突然有一份思念的感覺。

我突然很想家!

快速轉身噼嚦啪啦地將隨身的電話錢包都塞進袋子內,趁深夜未至、趁充滿決心、趁還未改變主意之時,立即衝離工作室。

走了,像離開了自己的地方,有點不捨,抽身進入了本應是很熟悉的旅程。

感覺最怪的是,往日覺得輕鬆快捷的港鐵路線,現在像是很慢很長似的。

好不容易熬到家門,太習慣地拿了工作室的鑰匙來開門,連匙縫也插不進去。

入了屋,一片整潔乾淨,原來,這個家沒有了我,根本沒有機會被搗亂,昔日不避嫌暴露出來的那片凌亂,和那大頭蝦將東西隨處亂放的影子,純真得有點可愛,可是,今天已不知去了那裡。

企圖開電視,按了數次也沒有畫面,還要按那些按鈕呢!?要按甚麼呢?音響?高清盒?還是錄影機?一時間記不清楚。結果,用力想了良久,總算將問題解決!

慘了!發現HBO沒有看兩個月,用月費買的最愛Sex and the City 已開不回來!由14集已跳到40多集……很多集都追不了……想喊!

同草不同命, 露台的香草已說了再見,只見蘆薈仍在掙扎求存。

入房想取出被冷落了的運動衣,可是將櫃子翻來覆去都找不到,我不得不承認, 已記不起放在哪裡了。

我發現這個家,已漸漸失去我的痕跡和氣味……我離它們而去,它們都離我而去。

我拉開露台的玻璃門, 坐於露台與客廳之間,抬頭仰望那片星空。

當下星光閃閃,氣氛份外寧靜,我像個陌生人, 重新感受這良辰美景 。

突然有陣清風從遠處的山崗吹來, 我深深吸了一口氣,眼光凝望著那在夜空之下變的深邃的山脈,彷彿感受到山崗裡的精靈對我說,請不要放棄他們。

我的眼波不自覺地濕潤起來,模糊了視線……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