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th March, 2011
Edit

十字架

曾刊貼過這份文章,很喜歡,想再跟大家分享我的心情:

十字架

我有過一個十字架。
當年十歲,媽媽買了它,還以幼細的金絲鍊子穿起,給我帶在頸上。
不是甚麼珍貴的金銀珠寶,每次帶著它游泳都會變色,但只要繼續帶上三四天,不時用手指搓揉,又會漸漸變得閃亮。就用個人情感去幻想,倒不如來個美麗的誤會,當作是我的愛和身體的溫暖將它變回亮麗罷!
這樣帶著它許多年。

十五歲那年,遇到第一位喜歡的人……
每當他有甚麼比賽和重要關頭,我悄悄的除下頸上的十字架,給他帶上。
希望守護著我多年的十字架會保佑他,也希望他能感受我身上點點的氣息,讓他知道我與他同在。

在一個籃球比賽中,他果然得了獎牌,將獎牌送給我。

一次,在陸運會上,我照樣給比賽的他帶上,一個肥肥的女同學衝衝跑來我面前,二話不說用力挖開我胸前的風衣,大聲的道:「怎麼你頸上的十字架不見了,我卻看到落在他的頸上……?」我口子微張,驚訝她的莽撞,也驚訝人的觀察力。
原來十字架已成我身體的一部份,只要一天半天不在我頸上,旁人都能察覺;只要一天半天落在他的頸項上,同樣也被人察覺。

之後,他離開了!他離開的頭一年,幼細的金絲鍊子突然斷了,媽媽給我換上了較粗身的白金頸鏈,十字架仍在,卻從來沒有再繫在第二位異性身上,只留在我的頸上。

又這樣帶著它許多年,直至我二十二歲,在美國工作,諸事不順,姊姊送我一粒紫黃晶來增加我的運氣,我才換了下來。這個十字架,就此再交回媽媽的手上,媽媽也謹慎,袋中有袋,袋中再有袋的把十字架裹好,藏在她的寶物堆中。十字架,就在漆黑中,渡過了不知多少個年頭。

某年某月某日,紫黃晶掛在頸上又許多年後,最近才換上了一顆鑽石。不知怎的,多年後他再出現,說他忘不了這個十字架……
有點感觸,問媽媽它身在何處,媽媽經一番工夫後,把十字架還我。
多年後的十字架經歲月洗禮後已再沒有光采,黑褐如銅,隱約還看到當中花紋。
重新把它拾起,會帶回頸上嗎?會再用我以前認為的愛和溫暖把它重新擦亮嗎?
緊握著手中的十字架,感覺仍然留戀,可是要再換上它卻覺得和我有點距離。

本想寄給他作留念,但與他之間,除了腦海裡的記憶,和仍保留著第一個他送的布娃娃外,就只有這個曾經掛在他頸上的十字架。

都是不捨得,就讓十字架留在我身邊,見證著我的成長!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