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th November, 2010
Edit

您給我的第一口糊仔

姊姊常常笑我,腦裡面最愛記著那些陳年舊事。


沒有辨法,控制不住,也不想刪除這些美麗的回憶。無論是苦是甜,沒有當天的回憶,也沒有今天的自己。


也許真是很瘋狂罷,我的童年回憶仍有兩三歲時的片段,當然有一些的印象較模糊,我本以為只是夢中的片段,但您數年前給我話當年,我才驚覺自己的記憶力如此強。


您是一位偉大的廚子,我小時候已知道了,媽媽年輕時你在外打工包夥食,得到多方面的讚賞。我們幾個外孫女出生以後,你就包辨我們和公公的夥食了,我的“奶奶”是您餵的,我的“臭臭”是您給我弄乾淨的,也是你給我“洗白白”、“藹姑乖”的, 您以前跟我說,我在你懷抱裡的時候,我的小腳掌只有3吋。


我的第一口糊仔是您給我的,也是最美味的。 吃到三歲那年,爸媽出外地工幹一個月,您留在北角照顧姊姊和我,這段期間,您煮了很多不同味道的糊仔給我。


有鹹魚茸的,有瘦肉的,印象最難忘卻是那鱆魚味的。因為很香、很鮮味,還有鱆魚那紅紅的衣,煮出來的糊仔帶粉紅色,加少許豉油熟油,也許有少許肉碎及香菇碎罷,總之現在的我仍然有這種印象、香和味道。之後我偏愛吃軟糯的米飯,相信就是這個原因罷。


再大一點,我七歲八歲,有一次,你帶表妹來跟我玩,傍晚卻趕回家燒飯給公公吃,我不諒解你的苦衷,雖然每個週末都來探您,可是我還很不捨得,抓著窗欄大哭著看您離去,還嗌得很慘:「婆婆呀!唔好走呀!!!鳴鳴鳴!!唔好走呀!!!」,其實不只一次,是每一次,當您要回去的時候,我和姊姊都會掛念得哭成淚人,媽媽怎勸也沒有用。


我再大一點,開始變成一個“牙尖嘴利”的妹丁。我曾經跟你頂嘴,您被我傷得眼淚直流,我立刻撲過去您的懷內道歉。懊悔不已,答應以後也不說傷您心的說話,雖然,現在仍是很‘牙尖嘴利’及固執。


中學時記得有一次,您不介意長途跋涉,竟特意拿一整煲湯由香港仔到北角來給我喝。我高興極了!珍而重之的喝了一碗,本打算翻滾後留至明天再品嚐,怎知我不小心將湯煲乾了!很怪自己!很怒自己!竟然將您那份心意浪費了,為此,心裡很不舒服,哭了一晚。回想起來,很想跟您再說一次對不起。


大學後我去美國工作一年,臨行前跟您說過,您要身體健康,添福添壽,您做到了,回來時見您美麗如昔。


直到近幾年,我已沒有像小時候般每週末探你一次,由小時候的一星期一次,至數星期一次,甚至數個月一次,總是有很多藉口,不停跟自己說很忙很忙很忙、工作工作再工作,我不知不覺忽略了很重要的事、很重要的時間、很重要的人。


今次我再來看您,您跟我說記不起我是誰。


百感交集,不肯接受。都怪我不好,多年來錯過了很多很多。
我知道了!我只要您!我只要您!

您也很努力,在您看著我的眼神中,我知道你很用力地想起我是誰。


我對著你展露著甜蜜的微笑,擁抱著你,頭故意依在你的背後,眼淚悄悄落在你的毛衣上,同時用力嗅著您的氣味。


那晚,您又再看著我,我知道你認得我了,你的手輕輕按著我的手,溫柔的叫了我一聲,我激動得將這對手拍下。


不要緊的,也沒有所謂了。


您不用怕,不用擔心,我和您是連在一起的!您有我做您的腦子,記下您所有美好的事。當天那三吋的小腳掌,今天總算可踏著自己的天地。


我請求上天給我們多一點時間,讓所有事情還原,只是讓我轉移了施受的角色。


讓我每星期都來看您,讓我給您話當年,再弄鱆魚糊仔給您吃好嗎?還是這個星期想吃甚麼?豉油皇炒麵跟白粥好不好?


您知道嗎?現在我很懂做菜了!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