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th January, 2011
Edit

第三者的敵人 (下)

第三者不易做。

朋友曾經哭著說每次和他相處時,那突如其來的電話鈴聲總像刺針一樣插到心臟,隱隱作痛,卻不敢表達異樣。因為她怕他不高興。因為她不想提起他自己正在做不應該做的事。於是她決定吞下所有稍為會牽動雙方情緒的東西,為這段感情,她願意犧牲。

例如某天她在街上碰到她的男人和他妻子甜蜜地在逛街,她選擇暗暗躲在一角,一面偷看,一面讓眼淚從眼眶不住掉下。知道男人的小女兒病了,她主動四出尋求藥方,希望男人感受到自己一樣喜愛他的家庭。

問她會憎恨他的妻子嗎?她說不。因為她是無辜的。
然後我問,那你自己呢?你不會覺得自己也是無辜的嗎?
她沈默。

其實,第三者真正的敵人不是元配,而是你的孤單和妒忌。

不是害怕一個人,而是你一個人的時候,你總在胡思亂想那個你愛的人到底在誰人懷抱中。不是妄想得到全世界,只是你所得到的每一分愛也無可避免地和她比較。時間越長,你越覺得委屈因為你覺得自己犧牲越來越多。你越覺得可憐因為你覺得自己越來越偉大。

你最愛的不是他,而是那個相信可以改變他的你。

只是,奇跡一直沒有出現。

作為她的朋友,眼看她已經陷入了無法自拔的深淵,實在心痛。看著她的眼淚,我很清楚明白感情有時無可控制,只是我們還是有權有力讓自己過得好過一點。這種好過一點,包括生活,包括良心。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做些對自己有益的事,包括,不傷害別人的事。

減低傷害,減少傷痛。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