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Hot Post

第三者的敵人 (下)

第三者不易做。 朋友曾經哭著說每次和他相處時,那突如其來的電話鈴聲總像刺針一樣插到心臟,隱隱作痛,卻不敢表達異樣。因為她怕他不高興。因為她不想提起他自己正在做不應該做的事。於是她決定吞下所有稍為會牽動雙方情緒的東西,為這段感情,她願意犧牲。 例如某天她在街上碰到她的男人和他妻子甜蜜地在逛街,她選擇暗暗躲在一角,一面偷看…

第三者的敵人 (上)

  一個朋友糾纏在一段三角關係中多年,三個月分手一次,兩個月號哭一次,三個星期打電話來求救一次。 她是第三者。從開始那一天,她就清楚知道自己是第三者,只是,她在和他一起半年後才知道她不只是一段關係的第三者,還是一段婚姻的入侵者。這有沒有令她有退出的想法?沒有。大部分第三者都總覺得自己才是真命天子,二人一定是相…

第1天 – 序幕

2011年1月1日。 第1天。 節日的喧鬧終於完結。 靜靜的。 1個人。 吃午餐。 看電視。 小狗蜷縮在沙發懶洋洋的在打盹。 寧靜為今年揭開序幕。 準備。 這一年,上戰場!

Are We There Yet?

  Are We There Yet?     文:彭秀慧 (原文刊載於FLASH ON Magazine #008)   文章見街之日,應該是十二月三十,告別今年,還有一日。   還記得2010年第一天的零時你在哪裡嗎?對自己說過什麼,許過什麼宏願,作過什麼打算?有多…

順便

我很喜歡「順便」這件事情。 舊朋友約吃飯,說「順便」幫十二月生日的幾位慶祝,一大伙人高高興興多吃一個蛋糕。扭傷了要看鐵打醫生,一次過你「順便」把各個陳年舊患都決心根治。地鐵人多,你不想迫上扶手電梯,決定走那一百級樓梯,跟自己說:「順便減肥。」 順便就是,一舉兩得。你本來打算做A,想不到可以額外完成B。最常見例子莫如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