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th November, 2012
Edit

歐洲最後的一處烏托邦 克里斯欽

 

每一個人都談論自由何價,認為有自由國度的國家,便是天堂。但是,究竟這個自由的天堂在哪兒呢?正在煩惱之際,我偶然在電腦上找到了一個名為「自由城」的地方-克里斯欽(Christiania)城。它是當今全球唯一依然保持著20世紀、60年代自由意識的所在地方,這兒沒有汽車、沒有政府、沒有派別……有的就是自由;這兒也被形容為最足以表現丹麥的自由開放和其包容接納度量寬廣的地方。為了一睹這個「自由城」的真貌,於是我在一位已移居丹麥多年的好友帶領下,踏進了這個與別不同的小城鎮當中。
 
經過這個牌樓,便正式踏進歐洲國土上最後的烏托邦。
 
嬉皮士佔領的地方
克里斯欽自由城,給我的第一個印象,竟然是有點兒像香港當年的「九龍城寨」。村內居住了1千個過著嬉皮士生活方式的居民,他們每天都是自由自在、無拘無束的生活著。這兒被稱為「三不管」地帶,也是丹麥政府與群眾發生多次衝突的地方。據悉,在1960年,嬉皮士風潮蓆捲全球,而這股旋風也吹到丹麥各大城市及校園之中。於是,不少抗議、示威、佔據地方、與政府對抗的事件不斷湧現。直到1971年,一班年輕人霸佔了克里斯欽這個荒廢了的軍營,並且劃地聚居起來。雖然,丹麥政府曾多次插手干預,但是礙於國際人權團體的施壓,最後政府藉此以「社會制度的實驗室」來看待,給予村民高度的自治權力。於是,這批嬉皮士居民組成自治會,更利用所有可用的材料來自建住宅、學校、店舖等,形成了自給自足的社會基礎,並過著與一般丹麥人不大一樣的生活模式。因此,這兒也被稱作「嬉皮士村」。
 
這些繪上漂亮油繪的房屋,為這個有點兒污濁的小城鎮,添上幾份美麗。
 
這個公廁所繪畫的肖像,不單只顏色鮮明豔,而且也非常吸引。
 
無拘無束的創作
在「自由城」居住的嬉皮士,絕對可稱得上是一群傑出的藝術家。他們不單只搭建自己的房屋,村內的大大小小建築物,均是由他們赤手胼足地搭建而成的。一幢幢的建築物,各具特色;既有丹麥最前衛式設計的,也有一些標奇立異、令人眼界大開的。建築物的外牆,被噴上色彩繽紛、鮮豔奪目、誇張大膽的畫像;例如有仙女下凡的故事、愛麗詩夢遊仙境、田園生活,與及前衛式的塗鴉等。此外,還有那些由村民利用各種廢置物料,而創作出來的一系列藝術雕塑品,令我猶如穿梭於一座露天的藝術博物館中;也從中顯示出居住在這兒的人,那份天馬行空的創作力。為了保持原貌,這兒是不准汽車駛進的;另外,村內還設有他們自己的一套廢物處理系統、郵局、酒吧、超市、市集、餐廳等。而能夠穿梭自由村的,就只有村民發明的克野斯欽多用途腳踏車(Christiania Bike)。
 
自由,不單只居住在丹麥的嬉皮士村民需要,相信來自不同各地的遊客,依然雖要哩!
 
在[自由城]內,當然也可以隨時欣賞到丹麥的優秀建築。
 
這輪紅色的腳踏車,便是現時在歐洲大行其道,原創自[自由城]的克野斯欽多用途腳踏車。
 
自由背後的罪案
但是,這種自由放任的生活形態,自然也成為不良份子毒品交易的溫床,令到村內的治安日益嚴重。雖然村民思想前衛,但也為了自身的安全,願意站出來與丹麥警方合作打擊罪犯,掃蕩毒品。只是,放眼所見,販賣大麻的攤檔依然存在,甚至當你漫步於村中,也有一些「陌生人」走上前來向你兜售;偶然,還碰見一些一絲不掛、裸著身體的村民,他們好像是理所當然地在街道上往來踱步。儘管如此,村民也極尊重隱私,除了幾個較為公開的場所可以自由拍照外,居民的住宅和一些特定的場所,就必須在獲得同意後才可拍照,否則後果自負。當我離開嬉皮士村的時候,在其入口的牌樓上,反面處寫著「You are now entering the E.U」(你將進入歐盟),既寓意深長,也帶著一點兒諷刺,同時也突顯了其「國中國」的地位。「自由城」雖然被喻為是歐洲國土上最後的一處烏托邦,而村民也享受着他們獨有的快樂,但是我永遠無法理解到:「自由」是否就是這個模樣兒的呢?心中不禁然愁緒滿載啊!
 
[自由城]內雖然依然有大麻販賣,但是也看到一些提借禁毒的標語。
 
在[自由城]中,偶然看見這個造型有點兒像廟宇的雕塑,不知它的真正用途又是甚麼呢?
 
當你步出[自由城],都會經過這個牌樓,諷刺的是猶如步出這兒,便如重回現實的世界當中。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