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th September, 2012
Edit

我愛上了切夫蕭安的「藍」

 

藍色,代表著「憂鬱」;藍色,也是永恒的象徽。在歐洲的貴族中,往往被稱為Blue Blood(藍血),象徵著他們的地位崇高、身份尊貴的意思。被喻為是「摩洛哥最美麗城鎮」的切夫蕭安(Chefchaouen),雖然只是一條小小的村莊,但它就是被這份既帶點憂鬱、永恒、高貴、獨特又神秘的「藍」調氣氛所包圍著。每一個角落,都散發出淡淡的藍調色彩來。於是,這個「藍色城市」切夫蕭安,便成為是我的「旅遊日誌」中,一個難以忘懷的地方。曾幾何時,我還是瘋狂地愛戀著意大利的彩色漁村(Burano);但是,當我看過切夫蕭安那「唯一的藍」後,便發現自己,已經將對Burano的愛拋諸腦外,一股腦兒癡戀起切夫蕭安這個「藍色城市」來了。
偶然一隻黃色的家貓經過,讓平靜的氣息中,掀起了一絲漣漪。
 
位於山腳下的切夫蕭安,安靜的躺著,一副與世無爭的感覺。
 
難民的世外桃源
切夫蕭安,位於摩洛哥的北部。它又名「蕭安」,有著一個這麼可愛的名字。這兒沒有像摩洛哥那般的繁榮熱鬧,只是於偶然間,看見有三兩貓兒在道路上跑過;或是於街道上在玩耍的幾個小朋友而已。冷清清的街道上,總是讓人感到有一份悽美而又神秘的情懷在瀰漫着,或者,這是與它的歷史背景有關吧。西元15世紀,基督教重新奪回西班牙統治權,迫使大批回教徒南下流亡到摩洛哥來。其中一批西班牙和猶太裔的難民,幾經波折,輾轉來到切夫蕭安山脈的山腰中居住;他們帶來了既豐富又具想像力的西班牙安達魯西亞建築色彩,在這個小鎮上,建造起他們的居所來。原本的切夫蕭安,只是他們作為暫時居住的地方;卻因此而搖身一變,成為一處世外桃源。從此,他們決定安居於切夫蕭安這兒,過著那與世無爭、優遊自在的閒適生活。
 
原來平日我們吃的柑橘,顏色是這麼的鮮明。
 
靜靜的街角,散發著淡淡的憂鬱。
 
獨「藍」中的色彩
安達魯西亞的建築風格,原只是在灰泥末牆壁上,漆上白油、蓋上褐瓦的建築模式。但隨著歲月的流逝,層層疊疊的白色牆壁,已經變得斑駁、殘舊不堪。於是,可愛的切夫蕭安居民,無論是在牆面上、拱形的窗框上、疏落有致的階梯上;或用來栽種植物的花盤、信箱、街道……等等,統統都塗上了一抹不同層次的藍色色調。驟眼看上去,讓人感覺到,這一切一切,猶如與萬里無雲的晴空、蔚藍色的大海連貫在一起,無分彼此、互相牽引著。看著眼前的事物,我不禁自問:「在這個世界上,是否只剩下藍色的呢?」當眼前的景物,全都被抹上了一片藍色之時,卻看見一隻帶點暖調黃色的家貓,慵懶的趴在梯間;還有啊!那一束束鮮橙色的柑橘在窗前懸掛着;在店舖牆壁上掛着售賣的一件又一件色彩豔麗的猶太長袍;又或是那身穿純白長袍的老婆婆,坐在門前納涼等等……都為這個「藍色城市」,添上了豔麗的色彩,看得我如痴如醉。此刻,我所能夠做的,就只有拿起相機,將眼前的美麗景物,一一拍攝下來,留作為日後美麗的回憶哩。
 
沿著[藍]色的梯階向上行,不知會否出現令一番景象呢?
 
天真活潑的小孩子,劃破了寧靜的切夫蕭安。
 
連用來種植花卉的盤栽都被漆上了藍色,實在很可愛啊!
 
特色店舖添姿采
這兒獨有的「藍」,令切夫蕭安成為了摩洛哥、一處頗有特色的旅遊名勝。因此,吸引了眾多遊客從四方八面、慕名前來。同時,切夫蕭安的藝術氣息,也令它成為了不少藝術家的隱居之地。城鎮內,盡是碎石小巷,所以只允許人們徒步及載貨的騾車進出;令城鎮的空氣,來得特別清新,絲毫沒有被汽車的廢氣所污染。蜿蜒曲折的小徑,沿隨著城門前的一條急流而建成。遊人們跟隨著小徑,一步一步的前行,便可到達這兒最熱鬧的地方-廣場。在廣場上,有著售賣各適其式、琳瑯滿目的手工藝精品店、小餐館、售賣民族服裝的商店;還有售賣用來作為Henna彩繪、有著各種豔麗顏色、以天然指甲花磨成粉末的彩繪店等,令我大開眼界、嘆為觀止。眼花瞭亂的繽紛色彩,令我驟然忘記自己原來正身在「藍色城市」之內。原來,我是在煙雨濛濛的環境下,不經不覺已走進了一個美豔得又讓人帶點迷惑的藍色國度之中呀!
 
往常我們忽略的一棵青翠的樹、各式各樣的袋子都可以構成一幅美麗的圖畫。
 
以天然指甲花磨成粉末的彩繪顏料,是最令人有意外驚喜的色彩。
 
販賣精品和服裝的店舖,為切夫蕭安添上了繽紛的色彩

Comments